2020年我赚了多少钱

2020年,我只做了两件事,写公众号,以及和百度打官司。

公众号在上半年进展还可以,平均阅读可以做到三四千,动不动再来个1w+、3w+甚至10w+,然而下半年急转直下,到现在最近几篇文章平均只有1k+。

和百度的官司,是我数据转弱的直接原因。2020年8月8日,我收到北京互联网法院通知,百度因为我公众号的《百度才是中国互联网的最大毒瘤》一文起诉我侵犯名誉权并索赔50w,这个案子直到2020年12月28日才审结,贯穿5个月。虽然最后结果在预期中,但下半年一直操心这个案子,无心打理公众号,这可能是数据下滑的一个重要原因。

不过,好在广告商那边一直没有切断合作,从2020年3月至今,广告投放量很稳定,大致每个月广告收益在7k~9k之间,故而全年公众号收入约7万元。我和一些同行聊天时,同行说今年下半年他的广告价格在下跌,但我这边似乎一直正常,可能是因为我的定价本来也不高,对广告商来说即便降价也意义不大。

除公众号外,我投资收益有十几万,主要是纳斯达克100指数基金,以及微软和苹果的股票。前者我拿了挺久,而微软的股票则是在上半年美股连续熔断时候入的,苹果是在苹果股价大跌20%时候入手,二者的买入时机不错,因此保障了后续收益的基调。由于今年很多科技公司的整体业绩都不太行,加上纳斯达克100指数在新冠肺炎横行之前已经连破高点,故而表现不如微软苹果。纳斯达克这一先锋指数,在与美国科技顶级大蓝筹的对比之下,反而显得有些保守,甚至形成了一种浅度的风险对冲。

这二者加起来,一共20万,就是今年的整体收入情况。对于我在年初的目标来说,是无功无过的。如果以一名高级开发工程师的身份来计算沉没成本,显然第一年我在赔钱并且赔了不少钱,但我不会这样计算,因为我本来也不会继续写代码了。工作对于我来说,是一种束缚,自己创造产品、出售价值,这才是我应该做的事情。

对了,这一年里,我玩了很多游戏,例如在和百度纠缠期间,《士官长合集》承担了我突突突的愤怒情绪,《暗杀神》(一个卡牌桌游)电子版又消耗了我大量马桶时间。感谢这些游戏,在我低落的时候,让我能开心一点。

一年前,我的「新年」目标是什么呢?广告收入达到1w-1.5w(意味着平均阅读量在4k-5k),组建好新媒体团队,做短视频,写完《文科生学Python》这本书。

一个都没完成。

2021年,我也应该立新Flag了:

  1. 广告收入达到1.5w-2w。
  2. 找到1-2个非常合适的合作伙伴。
  3. to B业务应该达到盈亏平衡。
  4. 视频做到1w粉丝。

广告收入,要翻倍,原因是我在2021年可能会开新号,新号垂直于K12在线教育领域,这里用1年时间实现7k-8k的月收入,应该不会比古老湿这个号更难。

合作伙伴,可以是创始人,也可以是员工,脾气相投,互相尊重。这是对我最大的考验。

to B业务就是我刚才说的垂直于在线教育的新媒体,这里达到盈亏平衡,就是要收入覆盖掉工资、房租、水电网费,不要拖我的后腿。

视频做到1w粉丝,这个应该是一个不高不低的目标,我没做过视频,所以对这个数据量不太有把握。高起来,搞到10w、20w没准都可以,低起来,也许几百个粉就到头了。不过由于视频大多数有比较丰富的自然流量,而不像公众号那样「流量凝固」,所以我还是比较乐观的。毕竟,论学习速度,咱也没输过谁。

至于写书,我还没想好这件事。这可能是一件收益极高的事情,但真的要付出很多。

以现在这点收入,养活团队肯定是非常吃力的,所以如果发展的比较顺利,可能下半年就需要去到处跑一跑融资了。本来我对融资这件事,是比较抵触的,但最近花了2个早晨认真读完《闪电式扩张》这本书并做了笔记,理解了「烧钱」的市场逻辑,还是觉得该上杠杆就要上杠杆,毕竟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竞争激烈的市场就是这样不讲武德。

希望自己一年后,不要再来说「我一个目标都没实现」了。那样我会抽自己。

Tagged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