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团的感觉

今天玩《开拓者:正义之怒》时,真的有了跑团的感觉。

我跟几个队友组成的小分队,在一次遭遇战中迎来了四个巨人(3小弟1boss),前两回合下来,第一输出(我, 主角)和奶妈(一个强力牧师)直接被大棒子锤死,顿时想gg读档重来。

不过突然想起来一个混子队友的“油腻术”+“火球术”combo我还没用过,干脆拿来做个实验。于是先让这个平时没啥用的混子在敌人脚下施展油腻术。

出乎意料的是,boss没通过敏捷检定,直接滑倒了。而他身边是我刚刚招募的一个杀手哥。

杀手哥有个特性,攻击倒地敌人的时候刀刀暴击,而且一回合能砍5刀……如果是正常状态,每刀都有可能miss,何况砍中也不容易出暴击。奈何我上回合让他研究了一下敌人弱点,这回合又让boss踩上一坨油……

于是平时不显山不漏水的杀手哥,一回合带走boss,剩下的几个小弟也很快被秒。

莫名的配合,莫名的秒boss,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跑团就是这样,经常有一些奇怪的事情发生,这些事情会给玩家带来极大快乐。但CRPG和跑团的差距还很大,尤其是正义之怒这种比较传统的游戏,和20年前的博德之门、冰风谷、辐射并没有本质区别。所以我也完全没期待电子游戏能带给我这种高度类似实体DND和Pathfinder的体验。

我对油腻术的执念,源于2023年参与的几场Richmond本地的小型DND跑团session,始终想用这个combo,但要么大家在一个狭长通道里会受到波及,要么不符合施法条件,总之一直没能用上。没想到在正义之怒中找到了油腻术的正确用法……

以后知道了,一路凑数的混子就是杀手哥的最佳同伴,团队战力天花板易主了。

Tagged : / /

失败比成功更重要

(题图为今天公园中发芽的小草,温哥华居然在2月进入早春)

最近我经常思考如何快速学习、快速进步,有一点小小的收获:

人生之路上,失败带来的价值,远远高于成功。

一次成功,有可能只是因为你运气好,而你完全不知道自己「做对」了哪些关键步骤。一次失败,却可以让你得到的是真实的、最值钱的、最不可替代的知识。

就像软件工程,一个脚本跑不通,马上获取报错信息,通过 Google 和 chatGPT 找到知识盲区,迅速改正,再跑,又错,再改,成功跑通。因为可以快速失败、快速重建,所以传统行业可能几年都无法完成的迭代,对程序员来说一个上午就能完成。软件行业因此才能用相比其他行业来说堪称「光速」的效率来进步。

又如开车,老司机坐进一辆陌生的车,会先狠踩油门然后狠踩刹车,熟悉一下车辆的极限性能,才安稳上路。我开车时,也会这样测试车辆性能和操控感,例如拐弯不减速、故意压过一个水坑、用较快速度通过减速带等等,用这些日常错误的操作方式,来获取正常渠道难以获得的第一手知识。这是人类自古以来就有的学习捷径。

尽可能频繁、低成本的去失败,会带给你大量而珍贵的知识储备。久而久之,将迎来毫无疑问的、确定性的、无比稳固的成功。

我有个富一代朋友,他30岁前在深圳龙华开了一个专做外贸礼品定制的工厂,自己就是公司的金牌销售、创造了70%的销售额,靠自己一双手在深圳福田买了两套房,一辆150万的车,并支撑了一家人的豪华生活。闲聊的时候,他曾经问出一个奇葩的天问——为什么我比同龄人优秀这么多?

他既有骄傲的一面,也有谦卑的一面。一方面那几年真的意气风发、必然觉得自己是天纵奇才;另一方面,他或许真的好奇自己到底作对了哪些事情。后来,他搞软件,做的乱七八糟,赔的底掉,惨淡收场。显然,我这位朋友最终也没想明白那个奇葩问题的答案。

太顺利,会让人放松警惕。更进一步,太顺利,实际上剥夺了你了解「真相」的机会。当你一路畅通无阻、却并不清楚「真相」的时候,如盲人骑瞎马,危矣。

例如我前段时间发现自己的车载电池不太经用,简单换了个新电池。有一次出门加油,直接趴在加油站无法启动了,最终连转向助力系统都停摆,汽车完全死掉。一个人坐在车里,紧急研究如何低成本拖车,尽力找一个周六晚上还上班的靠谱修车场,等拖车,最终换了汽车发电机和皮带,彻底解决了电池问题。如果未经历过这件事,我对发电机、道路救援等将一无所知,虽然过程很麻烦,但知识和经验实打实的得到了。现在我定期检查电池健康度,不必担心发电机效率过低,也知道万一再次趴窝应该怎么处理。

成功,不仅只是一个结尾,更应该是一个「必然到来的胜利」。如同玩RTS游戏,开局一条狗,其他全靠一点一点探索战争迷雾,最终心中对胜率大致有个预计。失败,就是不停探路的过程,拼凑自己的世界地图,迎来自己预期中的胜利。

我们应该追求的是知识和经验,而不是一次成功。知识和经验当然会导向成功,但成功本身只是追求知识和经验的副产品、而不是目的。如果失败能带来知识和经验(往往确实如此,而且带来的是价值最高的那部分),那么我们应该勇敢的追求失败,越快、越多、越好。

主动、快速、频繁的失败,是一个伟大的战略。如果人人都明白失败带来的东西有多么宝贵,我猜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人会直奔成功了。幸好大多数人并不喜欢失败,「失败」这个赛道才不至于太卷,追求知识的过程才显得更加有趣。

Tagged : / / /

2023年终总结

(头图为我用DALL-E为小虎设计的个人徽章)

我2023年的关键词只有一个:适应。

学习

5月,我开始读master,整体的难度不算很大。写了几年代码以后,对计算机的基础知识也不算陌生,相比一些零基础转码的同学要轻松一些。在学习上,经常在碰到某个此前不了解的知识点、和过往的工作经历产生一些联系。对于正常读计算机、然后成为程序员的人来说,顺序一般是先学习理论知识再用代码实践,而我的顺序相反。这种逆序学习带来的感受,非常奇妙。

举个例子,在学习操作系统的进程间同步时,涉及到进程的fork概念,期中还包含如何处理内存等等细节。以前我在创建新进程时,并不会考虑这些理论,只是把系统API当作语言本身的普通功能来使用。显然这种理解不足以支撑一个健壮的系统。我已熟稔这个功能,所以理解理论的时候反倒异常简单。

类似的情况时有发生,让我对学习计算机有了一点新的认识:先实践、后理论,是否是一个更好的学习方法?计算机本科大一大二的基础课,是否应该挪到大三大四以后再学?

带娃

小虎越来越壮,现在已经16个月了。我看到他圆胖的脸,就会想起他从母体中被剖出、继而大声哭闹的那一瞬间,居然已经是480天前的事情。

3月,我从Vancouver搬家到Richmond,来到了一个小区,我们全家很快和小区的娃爹娃妈们熟络起来,彼此经常聊天、帮忙、互相带娃等等。这个小社区的存在,让我们的生活温馨了很多,也方便了很多。缺了干活工具,直接去隔壁要;带娃时临时有事,就让邻居看一会;各个节日,几家人凑到一起吃饭;连我在外面车子无法启动时,都直接让邻居开车过来救援。有这一群邻居,千金难换。

邻居家中都有孩子,从0岁到5岁,彼此友爱非凡、关系亲密,我尤其喜欢对门家的两个女孩,漂亮可爱,她们也很喜欢小虎。孩子们来我家玩的时候,我喜欢给他们读书。看着几个小孩倚靠着我围坐一圈、认认真真的听我讲儿童绘本上的简单故事,老父亲的温暖情绪就像一缕香火,慢慢的环绕心脏。

再过2个月,小虎要去day care了,他会面对一些严峻的挑战。对我来说,也是一样。

开车

4月,买了一辆二手SUV,随后紧锣密鼓的持续学习汽车知识。如今从一个完全不会开车的新手司机,变得可以给汽车做各种保养、家中陆陆续续添置了若干工具,甚至时不时还可以帮朋友检查检查车况、换换油液等。回想起2023年4月那个买了车都需要让邻居帮忙把车开回家的小白,时间真的过的很快。

2024年,老婆也需要添置一辆刚需车,目前在研究 Nissan Leaf,这个廉价纯电车比较适合我的需求,无论价格还是功能都不错。缺点是电池容量较低,二手续航也就100公里出头。在 Facebook 的车主群里咨询了一番,Leaf车主们都觉得这车挺适合我的通勤需求。

新年里,买第二辆车,更多的实操整备车辆。期待自己的修车技术继续提高。

理解

年底,我带领学生们发动了一场对抗学校选课新政的活动,和系主任有很大冲突,被叫了保安赶出办公室等等。一直觉得有某些地方不对劲,但说不出来。前些天,趁着圣诞节和一个本地朋友 Jade 会面,聊了聊这些问题,询问了很多关于价值观的问题。

Jade 认为,应该 respect,应该 be humble,这是此地的基本规则。被允许在加拿大学习和生活,是主人对客人的邀请,客人不应该反过来教主人做事。这一点我深表赞同。

我的个人经历造就了身上的斗争精神,遇到事情的第一反应并不是「合作」「商讨」和「求助」,而是「对抗」「强硬」和「斗争」。在跟「造反团队」成员内部沟通的时候,我说「我的个人经历告诉我,让我幸存下来的从来都是强硬的对抗而非软弱妥协」,这个观点现在有了一些改观。毕竟加拿大不是中国,这里有新的社会规范,我源自中国的世界观,似乎还应该做更多的适变。

我的脑子里时常存在两种完全矛盾的想法,例如一方面会觉得对抗是争取利益的唯一途径,另一方面深深的厌恶持久的「斗争」、想和所有人友好相处;又例如我愿意从恐怖分子的角度去理解他们的思考逻辑甚至同情他们的处境,但坚决站在他们的对立面。

加拿大是个奇怪的国家。思来想去,想要理解这个国家,可能最好的方式是「冲突」,用摩擦来互相调和,最终和平共处。我不喜欢用「躲避」的方法来规避理念冲突,因为这本质上只是延迟了冲突、并没有达到互相理解的目的。以后,我和加拿大社会恐怕还会有更多的冲突,这就是我和这个社会彼此真正兼容和接纳之前的阵痛吧。

工作

圣诞节前夕,我开始投简历,目标是软件类 Intern,截至目前无一斩获。后面还要继续投,希望可以早点找到第一个落脚点,有一点收入。毕竟已经靠积蓄在加拿大呆了一年半,生活上捉襟见肘。

很多同学目前在做一些无门槛的工作,例如门店销售、仓库管理员等等。我不想用时间换钱,想把时间用来滚雪球。最近听朋友老婆的劝(我身边唯一一个零基础转码上岸微软的牛人),从Udemy上买了一个 Unreal 5 的课程,用零碎时间学习一下游戏开发。相比普通的软件公司,温哥华的游戏公司倒是不少,而且很多知名企业,例如 CDPR 和暴雪等等,掌握一些引擎开发技术,对找工作应该有些帮助。

朋友

除了天天见面的邻居,我的朋友主要是大陆老同学、桌游玩伴、刚登陆时帮过我忙的本地人、几个同学、隔壁装修请的工人等等。2023年新认识了不少人,大多数是中国人。2024年,我想更多接触不同族裔的人,了解大家各自的想法,让自己变得更加友善和柔软,收收身上的尖刺,花更多时间关心朋友。

2024

活着不容易,不出大事就很好。没什么新的期盼,只是希望生活越来越顺滑,家人健康,小虎在day care开心,我掌握更多的知识、有一个安稳工作。人到中年,想要的东西越来越实在了。

祝各位读者2024年一切顺心。

Tagged : / / / / /

更换汽车雨刮器的一些细节

最近温哥华进入雨季,前几天甚至下了一场雪,雨刮器的使用频率一下子就升高了。按照正常的使用强度来说,一个雨刮器的寿命大约在1年、最多2年,具体情况视车辆停放位置(室内/室外)、日照和温度、日常清洁、使用频率而变化。

我的雨刮器目前有两个问题:驾驶员侧的前雨刮器,在清理雨水时会留下一条条弧线水痕;后雨刮器在工作时会产生很大的胶皮剐蹭噪音。

这两个问题,大致都是雨刮器胶条老化造成的。于是昨天在Costco买菜的时候,顺便买了米其林的24寸和18寸雨刮器,遗憾没有买到12寸的,只能先换两个前雨刮器。

这里有个有趣的小插曲:我在操作前,先搜索了如何把雨刮器调整到wiper service mode,也就是让雨刮器进入维护模式、自己立起来,鼓捣了20分钟也没能成功,最后下车研究一下,发现我这丐版汽车什么操作都不用,直接用手拉起来,进入蟑螂须子模式。

在换雨刮器之前,要先看一下胶条与玻璃的接触面是否垂直。如果不垂直、而偏向某一侧,说明雨刮器支臂已经在长期使用中出现轻微变形。一般车辆的两个前支臂是金属的,都可以通过用两个钳子轻轻掰一下的方法来进行矫正。

上图是我的雨刮器,可以明显看到已经向右侧偏斜,因此需要用扳手把金属臂顺时针掰一点点。

更换的过程不多说,就是把旧雨刮器从一个金属钩子上面取下来,再装上新的即可。

右侧(和上方)是新的米其林,左侧(和下方)是旧的RainX,用手指拨动胶条,旧胶条会有轻微吱嘎声,新胶条则安静无声,说明确实橡胶已经有了明显老化。同时RainX的做工看上去比米其林的要好一些。

可惜最需要更换的后雨刮器,本次没能换上,下次去沃尔玛的时候顺便买一根。

后面还有一些汽车保养要做,其中比较主要、需近期完成的是换冬胎、换变速箱油和清洗氧传感器,如更换机脚垫、清洗节气门之类的项目,等前面几个弄完了再慢慢做。自己DIY有个不好的地方,就是无法留下官方的保养记录,但也有好处,就是所有操作自己完成,会更加放心。

Tagged : /

最近的一些小事

最近刷视频刷到一个叫4566的新晋网红,住在多伦多,视频挺有趣,刚想着多刷两条,就发现大麻不敢叫大麻叫「把酒话桑X」,TikTok不敢叫TikTok叫「洋抖」。原本酷酷的气氛一下子被浓浓的自我审查味道搞得冲突感强烈,仿佛发现一家味道不错的牛肉面馆子原来用的都是耗子肉、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最近我在学校里组织留学生抗议学校官方突然出台的一项政策,就有不少中国留学生出来质疑,说有些人别有目的,说要合法合理合规、不要激化矛盾、避免冲突,说我们这样会导致学校反扑、出台新的政策影响其余学生的利益等等……

各种在中国被迫形成的自保手段,被内化成了自己的习惯、性格、甚至本能,即便到了海外扔掉了狗链子,依然不敢做出违背祖宗的决定。

中国人在外,除了要克服自己的外在种族主义(例如瞧不起印度人、黑人)和内在种族主义(对华人有偏见),还要和我上面说的这种杂糅了服从、懦弱、欺软怕硬、阿Q精神的「病态」做出精神切割。一日不切割,则一日无法成为一个完全的、自由的人。这种精神上的更新,可能比经济和生活上的落地更难。

扯点题外话。黑五去Canadian Tire买了一堆家用工具:Bissell proheat 2x revolution pet pro 地毯清洗机(我眼馋了几个月的机器,除了前段时间我拆解维修过的Big Green以外,这就是当前市面的最强机型),Tineco iFloor3 Ultra地板清洁机(吸尘拖地板同时完成),Stanley 183件的socket set(这是套非常不错的修车工具,但socket应该怎么翻译?套接字?),一个18.9L的shop-vac(商用的桶式吸尘器,意外的好用,劲大、声音小。有多好用呢?一般吸尘器的功率单位是瓦特,这个吸尘器是4马力),一个鞋架,一个拼图套装(送给邻居家小孩的),8个灯泡。由于今天Canadian Tire又给了100块reward credit,明天打算再去一趟Canadian Tire弄个Pressure Washer回家,洗车、洗地垫、洗垃圾桶、洗乱七八糟的东西不再发愁!

Tagged : /

奇怪的法律,奇怪的法条

我是法律门外汉,不敢妄谈专业事务。不过我可以借由大陆最近的几个新闻,协助自己和大家一起通过现象归纳本质。

第一个新闻:人贩子被判5年。

孙海洋案中,儿子孙卓被拐14年,终于被找回,但人贩子被定为「拐骗儿童罪」(因为公安找不到罪犯的获利证据)而非「拐卖儿童罪」前者最高量刑只有5年,后者则是5-10年。可以说,人贩子在这场公诉中大胜而归,考虑到罪犯已经刑拘1年多,所以只要再蹲3年就能出狱。

第二个新闻:无锡特斯拉车主开斗气车,以「涉嫌危害公共安全罪」被刑拘。

这个案子里,25岁的特斯拉车主因斗气在高速多次别停后车,被警方以「涉嫌危害公共安全罪」刑拘,而这是刑法中的重罪,标准是3年以上10年以下。这个案子还没送公诉,我个人希望检察院能不予起诉,当然,刑责以外的责任车主必须承担起来。

这两起案件虽然听起来都很严重,但性质完全不可同日而语。拐了个孩子,两个家庭和孩子付出巨大代价、得到一生的痛苦,上限只有5年;而年轻人一时起意开斗气车、亦未造成实际严重后果,则直接5-10年。我并不是说斗气车不危险,只是相对于老谋深算、系统性犯罪的人贩子而言,两案的量刑标准显然不公平。

如果觉得斗气车一案不足以说服你,那么另有一案:昆明男子养了47只鹦鹉,被判刑12年。

从犯罪的成本收益角度,卖自己家鹦鹉,显然不如卖别人家孩子。

回到今天的正题:在中国,确定各种法律和法条的标准,到底是啥?

我的理解是:某事如果涉及「公共领域」(这个词可以等价为「政治」),一定重重的判;如果是民间纠纷,则得过且过、不拘小节。

你上街揍了一个人,那么公安出警后多半会把他当成「工作对象」、而不是你,因为警察们要说服他和解、否则会「互殴」行政拘留双方。但如果你对公共部门做出暴力举动、或者你联合多人做出影响公共领域的事件,此时这个想象的共同体——「公共」——不可能跟你和解,甚至还要把你打入十八层地狱。

这是一种法律地位上的不公平,亦是暴力手段的不公平。

所以如果你有一些民事纠纷,有个基本原则就是「宁当被告、不当原告」,因为被告有很多种方式让原告难受,而原告只能委屈巴巴的最后「和解」。

再说个冷知识,中国所有律师都是律师协会成员,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工作者」,一切姓党是法律工作者们的最基本条件,也是律师们拿到自己律师从业资格证之前都同意的条款。

律师尚且如此,你想想法院、检察院、公安系统,应该姓什么?

Tagged : /

卡牌桌游Legendary Encounters: The Matrix 测评

Legendary Encounters: The Matrix 可能是我本年度最期待的卡牌游戏,没有之一。游戏机制依然是我最喜欢的 Deckbuilding。

先说说卡牌爱好者必入这款DBG的几个原因:

1,这可能是目前《The Matrix》电影唯一的一部授权桌游。反正我没看到其他黑客帝国相关的桌游,很可能是版权方此前从未授权给桌游厂商。

2,游戏机制沿袭了Upper Deck最受好评的游戏《Legendary Encounters: Alien》(而非我个人感觉相对平淡的漫威DBG),所以游戏中的紧迫感、代入感甚至一些重要剧情和台词,都舒服的糅合在一起。我solo了这个游戏的第一部电影的剧情后,把黑客帝国1重新看了一边,发现很多之前没注意到的细节、台词都反应在了卡牌上。

3,Legendary Encounters的老传统是根据IP不同而对游戏机制进行恰当的修改,例如Legendary Encounters Firefly就固定了若干登场人物,而本作增加了角色立牌(可以在matrix和现实之间移动)、时间倒计时(这个机制来源于黑客帝国1中的台词,Time is always against us)、extra cards(这个小修改很亮眼,大幅提高了游戏和电影剧情的贴合度,我个人感觉是非常优秀的设计)等等。这些小修改基本都恰当的体现了电影本身的某些特点,所以对于IP粉丝来说,全部是加分项。

==== ==== ==== ====

下面是我个人体验。

游戏的setup基本和异形dbg一样,所以熟悉前作规则的朋友几乎可以不看说明书直接设置牌堆。

一些细小的区别:异形dbg(基础+扩展)包含了异形三部曲和普罗米修斯,the Matrix目前只有基础的三部曲,不知道第四部电影是否会通过扩展形式出来。异形dbg基础有600张牌,而the Matrix有500张。

游玩过程中,紧迫感的实现是通过Matrix deck的步步逼近来实现的,这一点和异形dbg完全一样。而Matrix deck则需玩家把act 1-3的mini deck从3到1倒序堆叠来实现。这种设计给游戏带来了大致线性的难度递增,不会出现过于随机导致难度忽高忽低的情况,同时还为剧情提供了动态的自动推进,相比漫威dbg,这就是encounters系统最大的优势。

总的来说,Legendary Encounters:The Matrix是一个完全在我预期内的游戏。无论是美术、机制、物料品质,都属于非常不错的水平,目测起码应该进入BGG前300。2022年Gen Con上首次露面并提供试玩,2023年8月2日Gen Con上正式发布,让我等了足足一年。好在Matrix终于到来,救世主Neo降临,玩家们拿起了红药丸——

“You take the red pill, you stay in Wonderland, and I show you how deep the rabbit hole goes.”

Tagged : /

拆解国产 Phylian H8 电动牙刷,并估算物料成本

前段时间在亚马逊上买了一个中国品牌的Phylian H8型电动牙刷,约25加币,用了2个月后,马达故障,停止工作。向厂家保修后,厂家寄回一套全新的,于是我闲着无聊,拆解了一下。

先说结论:这玩意的物料价格低到离谱,20元人民币都富余。

首先是外观。一个白色的刷头插座,下面是黑色主机,有一个大按钮,和几个LED指示灯。和博朗等品牌的金属震动插座不同,Phylian是塑料的,而且很粗,我之前不明白为什么这么设计,但下面会解释。

拆解思路很简单,把牙刷底部封口四周用工具刀划一遍、破坏掉防水胶,然后取下封口。

此时用改锥稍微一撬,就能拔出这个塑料封口。

封口下面有两根电线连着内部电路,因为两边有两个塑料卡扣,必须进行破坏性拆除,否则无法取出。

将尖嘴钳将卡扣掰弯,见上图红圈处,即可顺利取出内部组件。

取出后,可见到牙刷主要分为三个部分,上部的白色刷头插座,中部的牙刷主板、电池,下部的充电电路(也就是刚才拆了半天的塑料底座)。

电路部分很有趣,直接就是个14500电池,500mAh,这块电池应该是低端电动牙刷的标配了吧?取下来也很容易,和5号电池差不多大,用手一扣就下来。

拆掉14500电池以后,我想起来自己还曾把旧牙刷快递给第三方维修,花费上百元人民币只为了换个电池,突然感到损失一个亿。

接下来是牙刷主板部分。

从上到下,分别是开关按钮,5个模式切换LED,以及一个充电指示灯。模式切换LED附近,覆盖了一层黑色海绵,如下图。

这层海绵的作用,就是为了防止LED之间「串色」,例如第一个LED亮起时产生的光晕,让第二个灯看起来也亮了。粗糙的产品一般不加这玩意,对产品核心功能没有任何影响,但如果对用户体验有点追求,还是会对这种隐形Bug做一些防护。此处应该给好评。

我的牙刷故障原因大概率是马达出了问题,但我拆了半天,并未找到马达在哪,所以继续拆解上面的白色刷头插座。

用胶封住了!显然里面藏着什么电子原件,那肯定要破拆!

终于在这里发现了震动马达!原来把刷头插座做这么大,是为了直接把马达塞进去。而博朗、飞利浦等,则统一将马达放在主机里,看来这是两种基于不同成本的差异很大的设计。

零售价人民币1.8元。难怪这么容易坏,草。

最后来个全家福。充电电路实在懒得拆了,也没什么新鲜的,就到这里了。

估算一下这个零售价25加币、约合人民币130元的电动牙刷的物料成本:电池6元,马达1.8元,估计整个电路板不会超过5元,外壳10元。不包含研发、开模、营销、运营等费用,单纯物料(按零售价计算)只有不到20元人民币。以后兄弟们如果电动牙刷不好使了,直接拆开底部、掏出来换个电池就行了,耗时10分钟。

Tagged : /

中国官员发言指南

在中国当官,相当简单。大一点的官,发言会有一些涉外内容,小一点的官,主要讲内政。无论外交还是内政,只要遵循以下几个中心思想,就绝对不会犯错。

外交:1,坚持一个中国原则;2,互不干涉内政;3,加强对话,避免军事冲突;4,美国傻逼。
内政:1,深化体制改革;2,加强党的领导地位;3,美国傻逼。

=======
举个涉外的例子:近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再次发出警示。据英国《卫报》报道,联合国世界气象组织报告显示,全球近日迎来世界平均气温有记录以来最热的一周。该机构官员指出,随着厄尔尼诺现象进一步发展,未来可能出现更极端的高温天气。

如果你是某刚被撸下来的秦姓副国级领导,你该怎么评论?

【阐述事实】近年来,厄尔尼诺现象席卷全球,引发了极端气候事件,给人民群众的生活生产和自然环境带来了巨大的挑战。

【一个中国】在环境治理的国际合作过程中,我们主张国际社会应以互不干涉内政原则为本,尊重各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以合作共赢的方式共同应对挑战。

【加强对话】为避免因极端气候而引发军事冲突,我们强调加强国际间的对话与合作。通过坦诚深入的交流,减少误解和误判,增进相互理解与信任,共同寻求可行的解决方案,共同维护地区和平与稳定。

【美国傻逼】因此,我们强烈呼吁,不应将气候问题政治化,更不应对任何国家使用不当言论。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之一,其不负责任的环境政策和高排放行为无疑是全球气候变化的罪魁祸首之一。面对美国的无视和消极态度,我们将坚定捍卫全球环境的权益,维护生态文明建设的大局,力求为人类的未来谋求更加美好的明天。让我们摒弃单边主义和霸权行径,携手并进,共同保护地球家园,共筑人类命运共同体!

=======
再来个内政的例子:中国科学家成功实现51个超导量子比特簇态制备和验证,刷新所有量子系统中真纠缠比特数目的世界纪录,并首次演示了基于测量的变分量子算法。

如果你是某孙姓前政治局委员、直辖市一把手,应该如何评价这个新闻?

【阐述事实】在中国科学家成功实现51个超导量子比特簇态制备和验证,刷新所有量子系统中真纠缠比特数目的世界纪录,并首次演示了基于测量的变分量子算法的伟大成就之下,我们不禁为祖国的科技创新之路感到自豪。

【深化体制改革】这一重大突破充分体现了深化体制改革的积极成果。党和国家对科技创新工作的高度重视以及坚定推进改革的决心,为科学家们展现了广阔的创新空间和发展平台,为科学家们提供了充分施展才华的舞台,使得我国科技事业蒸蒸日上。

【加强党的领导】这一科技突破也彰显了党的领导地位的巨大优势。党的正确指导是科技创新的强大动力,将继续在我国科技事业的发展中起到引领和推动的重要作用,为科学家们提供了坚实的思想基础和政治保障,让科技创新的旗帜高高飘扬。

【美国傻逼】然而,美国等西方国家一直试图对我国的科技发展进行阻碍和遏制,这种明显的霸权行径令人愤慨。但我们坚信,中国的科技创新是坚不可摧的,任何外部压力都不会动摇我们前进的步伐。

=======

再重复一遍这个模板:

外交:1,坚持一个中国原则;2,互不干涉内政;3,加强对话,避免军事冲突;4,美国傻逼。
内政:1,深化体制改革;2,加强党的领导地位;3,美国傻逼。

按照以上模板发言,你将瞬间成为正厅级以上实权干部,发言高屋建瓴、直指核心,让旁人在一秒钟内感受到你的成熟魅力。

Tagged :

母亲的车

今天带着一家人,去了5公里外的一个社区公园,里面很多儿童游乐设施,也有足够大的场地供居民露营、野餐。我们3个大人+1个小孩,带上了野餐垫、露营椅、晚餐、水果等等,先是占据了一处石桌石凳吃了晚饭,然后带着小虎在公园里到处疯玩。

玩痛快以后,我开车带家人回家,一路平安。开进车库后,我拍了拍这辆2015年的 Kia Sportage,和家里人说「这辆车真是劳苦功高」,家人们说「对啊,生活质量提高的转折点就是买了这辆车」。猛然间,我心头刺痛。

这两天我经常在想一件事:自己在国内生活的时候,坚决不开车,哪怕自己做了码农以后靠薪水养车已绰绰有余,依然不开,理由是堵车、停车难、车辆贬值、油费上涨……恐怕还有一条,就是母亲当年死于京津高速上,她驾驶,突然翻车,7天后抢救失败。

或许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对车有了强烈的抗拒感?哪怕是大学毕业后在父亲催促下搞定了驾照,却依然不开车。我在深圳时,有段时间老丈人把车停在楼下车库,一直停到车报废,我也没开过。

当年母亲的那辆黑色旧车,是我家买的第一辆车。我记得听交警说起过,是轮胎或刹车什么的,出了问题,导致高速翻车,伤到头部。当我赶到急救中心时,她还躺着呻吟,因为没有家属缴费只能躺在等候区的担架上,担架则直接放在地上。后来急救时,因颅压过高需要手术摘除一块头骨,此后家人也尽量避免让我见到萎顿的她(准确地说已经进入彻底昏迷)。尽管我那时已经18岁,但心智上仍与儿童无异。在急救中心对面的凉亭下,父亲让我回家给母亲准备些她后事需要的衣服,我如同丧母的小狗,默然的泪如泉涌的沿着公路一直走了不知多久。

来温哥华后,嘴上虽然一直说要买车,但直到住了10个月后,方才了结这桩心事。10个月中,最大的挑战是自己成为了父亲。第二大的挑战,就是劝说自己务必学会开车,因为这是家庭刚需。或者说,如果不是因为小虎的降临和家人的需求,我可能到现在依然不会开车。

(关于买车的事情,我在《我的二手车方法论》里面写过,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围观下我当时的心路历程。)

从2023年4月10日提车到现在,已经过去3个月,我完成了2000km的里程,对加拿大的马路规则基本熟悉,带家人外出游玩、购物也没有什么压力。确实,在加拿大这个广袤而美丽的地方,有车可以大幅提高人生质量。

从因家人而拒绝开车,到因家人而必须开车,似乎是一个回归。2006年,我母亲去世24天后,我来到杭州浙大紫金港,非常幸运的开启了快乐的4年生活,毕业后又忙于各种折腾,我以为「丧母」从未对自己有什么长期影响,最多就是让自己太太天然免疫于婆媳冲突,也是件不错的事。

只是到了今天,我在下车后拍了拍车屁股、把它夸奖一番后,才猛然意识到,这么多年后,直到今天,我终于度过了长达17年的创伤期,把她的死亡带给我的负面影响尽数抹除。我不再怕车了。儿子的出生,太太的鼓励,丈母娘的照顾,让我胸腔上那条老旧的伤口,不再渗血,我亦不必再时不时的想起医生手中那块可怕的头骨,和最终我拔掉她氧气管时从她鼻腔涌出的暗红鲜血。毕竟都过去了。

以前曾计划每年8月6日写一篇亡母祭文,只断断续续写过几次。于我而言,8月是很特殊的一个月,母亲去世、儿子出生、我结婚等等,都是8月。不过,今年的8月6日不必再写了,我已经写的够多了,我还要照顾孩子和做家务。

我知道,她一定比我更高兴。

Tagged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