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财政」永无翻身之日

2022年全国卖地收入4.73万亿,而2021年这个数字还是6.8万亿,相比之下降低了30%,可谓断崖式暴跌。

而地方收入有多依赖土地财政呢?2020年,中国的土地出让金占地方财政总收入的比例是43.59%,这一数字在2021年是41.81%。也就是说地方政府超过4成的收入来自于卖地。

因此大家可以看到,当下无论是北京中央政府还是全国各地政府,都在紧锣密鼓的出台利好房地产的新政策。房地产作为中国经济的毒瘤,虽然破掉会让机体死亡,但好歹也承担了造血功能,可以把真金白银源源不断的从百姓的六个钱包抽到国库里。这个「造血毒瘤」的衰竭,将带来各个器官的「免疫风暴」,造成可预期的严重后果。

前两天我讲了人口下跌对中国政府的威慑力。其实人口当然和房地产也有密切关系。中国目前库存的海量空置楼盘如果没有大量人口接盘,那么这两年兴起的烂尾楼现象也仅仅是一道开胃菜,后面有更大的金融危机蓄势待发。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最新数据,整个2022年全国商品房的销售面积和销售额都狂跌25%左右,其中销售额降幅大于销售面积降幅,意味着房价也在同步下跌。房子作为同时拥有社会福利属性和金融属性的特殊商品(有可能是整个人类社会中最特殊的商品),其价格变动带来的潜在意义远不止供需变化。

例如,作为社会福利的房产,其供给和价格都是受控的,最好的例子就是新加坡的组屋,符合条件的公民在大学毕业几年后即可轻松获得。如果未来新加坡组屋的门槛提高,很可能意味着新加坡的「居者有其屋」计划破产。

而对于作为金融产品的商品房,市场对其价格更加敏感。当前中国的商品房量价齐跌,且跌幅空前,意味着这个市场在中期内(10年)恐怕不会向好。曾经支撑中国地产突飞猛进的默认前提是「房子永远不会跌」,而这一假设和日本地产泡沫破碎前惊人的一致。日本演员阿部宽曾在90年代大笔投资房地产,而后在日本经济泡沫破裂后欠下大笔房贷,直到2007年才宣布还完外债。

当前提坍塌、信任崩溃,想要重新挽回市场的信心几乎是不可能的,而近年来成功翻盘的唯一反例就是经历了08年次贷危机的美国地产。而美国得以翻盘的原因非常复杂,有债务一次性出清的「弥天大勇」(其实这是自由市场和法治社会的共同成果)、有经济发展的蓬勃动力(其经济引擎一直正常运转)、和金融体系的纠错机制(参见电影《大空头》)。

绕了一大圈,其实就是想说明,在经济增长以狂热投资为主、地方财政近半收入来自于卖地、法律金融体系只服务于权贵、债务错配不能得以根本性纠正的中国,地产之崩溃,绝无翻盘可能。2023年后,中国政府的主要工作重心从防疫转向维稳和经济增长,前者是当前政治稳定的基础,后者则是财政无以为继的唯一选择。刘鹤在达沃斯论坛表示,中国不可能重走计划经济的老路。吊诡的是,现在距离改革开放已逾四十多年,中国政府却仍需强调自己不是计划经济,其寓意不言而喻。

总之,土地财政已经正式被扫入垃圾堆,房地产在中期内不可能翻盘,中国宏观经济进入明斯基时刻的下半场——也即债务爆破阶段,各地烂尾楼就是债务食物链低端的崩盘,随后债务危机会像被点燃的爆竹一样向上攀爬、无人幸免。历史性的时刻,正发生在我们的生活中,只有《杀死那个石家庄人》的歌词能描述这场无声的风暴:

如此生活三十年,直到大厦崩塌;云层深处的黑暗啊,淹没心底的景观。

Tagged : / / /

「人矿」枯竭,造血无能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中国2022年出生人口为956万人,死亡人口为1041万人,人口比上一年年末減少85万人。

中国人口的上一次减少,还是毛泽东推行「大跃进」导致大饥荒的时代。

人口是一种极其珍贵的资源,这一点在当代世界已经是一个常识,最普遍的现象就是无论北美、抑或欧洲,都在接纳更多的移民,也即「抢人」。但是中国官方常年用来作为自己功绩的说辞「政府养活了14亿人口」,显然一直把人口当作累赘,认为多一张嘴吃饭就给政府增加了一点负担。这种逻辑的潜台词是,人们对社会的平均产出,甚至低于他消耗的口粮。这显然是不正确的。即便以功利主义的效用计算来理解,这也是离谱的——当代社会想要产出粮食,简直太简单了,然而想要产出聪明才智带来的各项社会增益,则难如登天。

社会学家赵鼎新提出的所谓「绩效合法性」,就是中国政府一直以来反复强调自己「绩效优秀」(哪怕实际上并没有)的理论基础。

世界上很少有国家像中国一样拥有如此庞大的人口红利,以及如此奢侈的人口政策空间。然而只有在人口停止增长时,执政者才会发现,「人口减少」这头灰犀牛有多么可怕。所以目前中国陆陆续续出台了一些鼓励生育的政策,例如去年长沙就出台政策,三胎以上家庭每个孩子可以一次性领取补贴一万元。然而除了这些政策本身过于羸弱、无法支撑复原生育率的重任以外,人口减少还是一个时间跨度长达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巨型趋势,即便政策再强,也几乎不可能使之逆转。

对执政党来说,人口减少之可怕,在于无论是短期或长期,对财政能力的削弱都将是史无前例的。

首先,短期来看,出生人口跌破1000万、低于死亡人口,将带来社会消费的持续性萎缩。中国经济三驾马车出口、投资、消费中,消费一直是最弱也最不被重视的。消费兴起的根源在于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提高,中国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在过去30年获得了显著提高,但远远不能和投资、出口的增幅相提并论。可以说,人均收入被吸血过多,导致了消费的萎靡,而出口与投资的崛起,又使得消费萎靡看起来并无大碍。但现在,出口和投资都面临历史罕见的巨大降幅,消费(所谓内循环)突然要成为顶梁柱,而政府又几乎不可能把到嘴的肥肉都吐出来,因此依靠「旧人口」无望,只能依赖新增人口带来的消费增长。这就是政府担心人口降低导致短期消费萎靡的逻辑基础。

其次,长期来看,新增人口减少会加重财政赤字,进而引发政治危机。最明显的例子是养老金。中国是现收现付制度,就是把年轻人的养老保险收上来,转移支付给老人。大家不生孩子了,意味着未来将没有足够的「人矿」来喂养老人,社会人口分布将呈现倒三角的不稳定态。而这种「未来不稳定」的预期,不仅会影响到未来的社会安定,还会让当下的年轻人产生「等我老了领不到养老金」的判断,进而少缴甚至停缴养老金。

鹰潭下属公众号「鹰潭社保」1月13日发布一则消息称,过年长假,2023年1月全市基本养老保险退休人员养老金已发放到位,其中7.55万名企业退休人员发放17,885万元,1.36万名机关退休人员发放6,909万元,13.78万名城郷居保退休人员发放2,854万元。

根据上述金额测算,鹰潭市机关人均养老金5,080元/月,企业退休人均2,368元/月,城乡居保207元/月,而农民基础养老金最低约123元/月;再以鹰潭市常住人口115万人推算,机关退休人口占比1.1%,企业退休人口占比6.5%,城郷居保退休人口占比12%。

通过这些数据一瞥,能观测到,即便普通人能领养老金,其养老金水平也和体制内人士天差地别。你交了养老金是一码事,能拿多少养老金则是另一码事。未来养老金不足时,你猜猜党会优先给谁发钱?

以我个人为例,由于现在以及可观测的未来,应该都会在国外生活,因此我已经停止缴纳深圳市养老保险、医保等五险一金。深圳社保局在我停缴后,发短信催缴,我不予理会,而他们在年底又发短信说如果在年底能把所有的补缴,那么可以把断掉的月份都续上。众所周知,「社保断缴」是一个极其苛刻的政策,它要求人矿们不仅要缴纳、还要持续缴纳社保才能享受到原本被剥夺的权利,例如买房、落户、孩子入学等等。而现在,只要你交钱,就可以「既往不究」,无疑算是青天大老爷的一次法外开恩。奈何我已躺平,一句「去你妈的」就是我对这种「法外之恩」的终极回应。

最近刘鹤在达沃斯论坛上面说,有人说中国要回到计划经济、这是不可能的事。但正确判断人类的唯一方法,就是不要看他们说了什么、而看他们做了什么。大白是保护人民还是摧残人民?养老金是人民优先还是干部优先?民营经济是减税、减桎梏、谋发展,还是增加更多苛捐杂税和法律法规?一目了然。

既有的「人矿」在减少,造新血的能力又严重不足,我预测未来10年普通人的日子会更加难过。现在局势已经非常明朗,有限的资源将面临越来越严酷的分配,而手无寸铁的百姓显然不会是任何一级政府的最高优先级。

Tagged : /

剧变的2022年

2022年对我来说算得上是生活急剧变化的一年。

1月,我加入字节跳动,不错的职级、不错的薪水。但由于和整个公司的疯狂加班理念不同,坚决不妥协,最后在4月底协议走人。字节在钱方面并不小气,这是我对这家公司唯一的正面评价。

2月-4月,上海发生了史无前例的严厉封锁,爆发了大量的人道主义惨剧。而5月-6月,似乎是全国新冠封锁的一个短暂喘息,我也在6月出国,来到加拿大。之后,中国的形势愈发严峻,「封城」成为地方官员对于即将到来的10月份二十大的政治献礼,全国各地哀号遍野,甚至连出国都愈发艰难,一股「中国锁国」的气氛弥漫开来。本来计划短暂呆到9或10月,但是我和家人都很喜欢温哥华,加上一万公里以外的中国社会形势,让我不得不开始考虑长期呆在加拿大。

6月底、7月初决定申请加拿大的计算机硕士,备考了大概20多天,在7月31日考了雅思,幸运的达到了7分,之后开始匆匆忙忙的准备各种申请材料,连本科成绩单都是紧急找浙大重新开,又要找老师、同事们去写推荐信。本来计划申请2023春季入学的,但当我材料准备妥当的时候,申请季已经基本结束,所以Spring 2023全军覆没。

不放弃,重新来,准备Summer 2023。

8月20日,我的儿子谷云川(小名小虎)出生。人生的「兵荒马乱」又上了一个新台阶。出生的第二天,孩子无法入睡,我就坐在病房的椅子上整夜抱着他,凌晨五六点护士过来问 「Did he sleep?」,我回答「Only in my arms.」,护士感叹「My god…」。之后的几个月也是如此,全家人精疲力尽的应对我们的第一个子嗣。我在照顾孩子、申请学校、研究移民政策、以及学习CS基础课四件事上耗尽心力,而后三件事只能依赖自己。

9月,我在天车(温哥华的地铁叫做Skytrain「天车」)上路过 Langara Station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这附近有个College叫做 Langara College,口碑甚好,于是当天晚上提交了对 Web&Application Development 专业的 Post-Graduate Diploma (国内叫研究生文凭,实际上和研究生无关,这是个本科后的职业教育)的申请,一天后就光速收到了Offer。这下全家人心里有了点底气,终于可以留下来了。9月20日小虎满月,一家人在我们租住的独立屋外拍了全家福。

10月,我太太也开始准备材料、申请学校。加拿大的研究生申请难度,冠绝全球,远远难于美、澳、欧等地。我由于接连受挫,感觉自己很有可能无法申请到Master,所以两个人双打看。这可能是最焦虑的一个月吧。不过好在儿子此时已经2个月大,我已经掌握了一些带娃方法,不再像之前那样即便在家里也要整夜抱着儿子了。

11月30日,小虎百岁当天,我一大早收到了第一个Master Offer,Laurentian University 的 Computational Science,学校位于安大略。8点多收到邮件提醒,然后查看申请后台发现被录取,先和岳母说我被录取了、以后可能会搬家到加拿大东边,然后叫醒太太,告知喜讯,全家都非常开心。是日,一家人一起吃了百岁蛋糕庆祝,反而小虎这主角只是在旁边懵懂的围观。

12月,继续申请学校。不过有了一个Master保底,就不再需要 Post-Graduate Diploma 了。这个月开始,生活的重心就从申请学校、研究移民政策,转移到照顾孩子上面。我有了更多的时间学习操作系统和 C 语言、玩游戏、看电影。生活稍微轻松了一些。

现在是温哥华时间的12月31日的凌晨,中国已经进入2022年的最后几个小时。我万万没想到,自己的2022年会这样过去。从无业2年的闲杂人等,到大厂工程师、而后成为叛将,再带家人出国、生子,又申请到了Master。如果穿越回2022年1月1日,把2022年12月31日的情况告诉当初的自己,恐怕1年前的自己都会觉得人生过于风驰电掣。

说起来,全家人一致认为,改变了我们命运、并最值得感谢的人,是儿子小虎。如果不是他,我们不会莫名出国,亦不会如此决绝的留在加拿大。他甚至在降生之前,就已经永久性的改变了我们全家人未来的轨迹。这个孩子,在我们眼中就是踩着七彩祥云、叼着奶嘴、拯救我们的盖世英雄。

明年,儿子会去上Day Care,我会去读Master,我们两个男人都会面临人生中的大挑战,而其他人则应该可以稍微悠闲一点。相比其他同龄孩子,小虎的身体异常强壮结实,所以我常常对他念叨,以后他要扛起保护家人的责任,甚至没准要保护更多人。

2023,我们都要重新生活了。

Tagged :

「厅局风」穿搭背后的权力cosplay

最近网传的年轻男生「厅局风」穿搭,让我极为反胃。

首先,这种穿搭本身完全谈不上什么美感,亦消泯了所有赏心悦目的男性特征,就是20啷当岁的精瘦驯良男生穿上了50岁的老干部基层考察专用夹克,弯腰驼背是标配仪态。这种审美是一种病态的、在自我安慰中寻求安全感的自我驯化。

其次,「厅局风」唯一能体现的,就是一种借由官方某种不言自明的特殊 dress code,体现出来自己是权力、甚至是高级权力的一部分。潜台词即是我同时拥有20岁的身体和50岁的权力。

最后,这是一种基于信息差的欺骗——穿这身皮,并不代表拥有权力。换句话说,所谓「厅局风」,只是欺负你们老百姓不懂得官场规矩,以为穿成干部就是干部,实际99%的概率中,他只是个无职权、亦无晋升希望的普通科员。

出于上一点的补充,我讲讲为什么穿成这样是一种欺骗。

所谓「同时拥有20岁的身体和50岁的权力」是不可能。中国的公务员晋升有极为严格的年龄门槛,30岁之前能达到副科级,已经是少数,而副科升正科又至少2-3年;想达到正处级,除了一些天之骄子能在40岁后成功晋级,绝大多数人会卡在这门槛一辈子,毕竟七百万的公务员中,每年也仅用5000人可以升至处级干部;至于厅局级,则是在公务员比例中属于字面意义上的「万里挑一」。更高级别比例过低,则不做考虑。

换句话说,日常你能遇到的所谓「厅局风」年轻人,本身只是一些「权力cosplay」爱好者。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可能会遇到领导、替领导干活,但距离真正的权力差着十万八千里。他们爱好模仿领导,却只能欺骗圈外人,骗不了圈内人。

同时,这种cosplay也存在一些「表演用力过猛」的缺点。

例如当领导身穿老干部夹克微服私访时,如果你也穿同样的款式,那么显然就用错了dress code,会受到赵老爷子或明或暗的批判。而如果在会议、相亲等比较正式的场合穿成这样,则容易让熟悉权力圈子的人,一眼看出你的low B本质——故意穿成和周遭人群不一样、体现自己的特殊身份,这是一种高调的炫耀,而高调恰恰是官场短命鬼的病危通知书。不懂这一点,你基本上连副科都升不上去。

总之,相亲市场上对于「厅局风」的追捧,体现了全社会对「权力」本身的向往、以及由于距离权力过远而对权力产生的误解。这些信息不对称给一些基层小虾米提供了炫耀资本,所谓「局里局气」实际上只不过是基层员工对组织领袖的大型cosplay。在动荡的市场中,公务员有稳定的工作,也有接触权力的机会,可以为家庭提供多种社会资源,是良好的工具人;但这种拼命cos掩盖不了其在组织地位中的卑微、权力追逐中的无力,最终只能通过一件干部夹克满足自己的权力幻想和社交诈骗。

Tagged :

从开车到做茶叶蛋

从字节离职到现在,一个多月了,期间完成了不少事情:

  1. 基本完成了《剑指Offer》的六十多道算法题;
  2. 买了并完成15个小时的驾驶陪练;
  3. 和太太一起确定了去加拿大的若干细节;
  4. 写了cover letter,改了一个版本的简历(还需要另一个版本)
  5. 卖了几盒占地方的桌游,把漫威DBG大全套拍照挂二手;
这些大盒扩展,有些已经很难买到了

其中花费时间最多的应该是练车,15个小时是实打实的在开车学车,从前两次的害怕上路,到现在没什么恐惧感、甚至隐隐有点期待,这个变化过程也是非常出乎意料。开车曾是我最不感兴趣的事情之一,但现在有个小目标,就是要做一个「善于开车」而非仅仅「会开车」的人。

在学会开车之前,我对起步停车没什么概念,每次遇到网约车、出租车或熟人的刹车油门踩到底所带来的明显不良的乘坐体验,我都认为是由于平稳开车技术有一定门槛、大家并不容易掌握导致的。我太太很容易晕车,所以我在开车时就格外注意起步停车的细节、怠速的运用、路面状况的观察。最终得到一个结论——平稳的开车,并不是一件难事,但是一件需要「刻意注意」的事情。

想要平稳的停车和起步,核心有两点:1,对路面状况的预判;2,油门和刹车的使用方法。

第一点的要求就是注意力,老司机其实大多数能达到要求。

第二点,油门和刹车的使用方法刚好相反,平稳加速时,油门需要先浅踩一脚、然后轻轻收回,再加深(深度超过前次)、再收回,几次下来,加速曲线将非常平滑;平稳刹车时,要先深踩一脚刹车、再轻轻收回,然后减轻刹车深度(深度低于前次)、再收回。如此,可以做到无论加速还是刹车,都非常平稳。目前我大致能做到10次刹车里有2次乘客几乎无任何感觉、7次有非常轻微的顿挫感、1次由于与前车距离掌握不好出现明显顿挫。

由此,我得出一个结论:让乘客获得良好的乘车体验,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哪怕是我这样的新手也可以做到。

那么为什么大多数人都不愿意这么做呢?

说到这里,先提一提另一件类似的、让我有困惑的事情:为什么几乎所有早餐摊提供的茶叶蛋,都和水煮蛋没有任何区别?

这是另一个我存在良久的疑问。去年某日,我看了一个介绍如何做茶叶蛋的视频,于是从淘宝买来的预制料包,成功做成了几批茶叶蛋。之后,我想着要自己彻彻底底从头DIY,于是自己挑选了香料、生抽、碎红茶、无纺布袋,实现了料包的自制。其后的出品水平,确实远远好于预制料包。从此,我们家的早餐桌永远有香喷喷的新鲜茶叶蛋。

这件事也加重了我的疑问:做茶叶蛋的成本极低,流程也很简单,为什么几乎所有早餐摊都只是用酱油给熟鸡蛋上一点颜色、而不把茶叶蛋做的更好吃一点呢?

茶叶蛋和开车的问题,揉合到一起,形成了一个我内心的真正困惑:

为什么很多人对自己正在做的事情(甚至是工作)没有任何提高技艺的追求?

我现在的看法是,很多人缺乏好奇心,也缺乏远见,由于看不到技艺提升能带来什么短期利益,因此就没有任何动力了。大多数人其实是被困在短期利益的框架里,主动或被动的以「贪心算法」来指导人生。例如想要把茶叶蛋做好吃,起码要投入更多的采购香料费用、认真制作的精力成本,却不能得到一个明确的「明天你就能赚更多钱」的承诺,但也因为如此,更加无法赚到短期利益。

来到我自己身上,其实也有深刻的这种短期主义倾向,小到一日的工作安排、大到未来的人生道路,无时无刻不被短期利益所蒙蔽。以至于现在做所有的事情,都要问问自己,10年后的自己会因为现在所作所为而获益吗?

最后,晒一下前两天到货的暗源帝国之拳四人小队的手办,涂装不错,关节很多,可玩性很强。过几天还会到三个极限战士。

Tagged :

字节跳动和 Go 语言

字节跳动

2022年1月5日,我正式入职字节跳动,高级测试工程师,负责一个字节非常底层的网络库的质量保障工作。这次找工作没有选择开发岗位的一个原因是,开发工程师对于整个工程的控制力是比较弱的,一般来说基本相当于一个纯「产出单元」,没有宏观调度的能力与意愿。我想要做更多宏观的工作、加强自己对于工程的把握感,就只有QA、项目经理、产品经理这几个岗位,后两个岗位对我吸引力很低,QA 则刚好和我的个人履历与兴趣相结合。

绝大部分大厂对于 QA 的运用,基本上还是作为测试部门,以调研各种测试流程和技术为主,为「产出单元」们提供后勤保障工作。换言之,说是 QA,其实就是测试+一些 bug 数据统计+打包发版。

当然,并不是说,QA 应该彻底脱离测试、成为一个飘浮在半空中的岗位。但如果 QA 部门自己都不能深刻的理解「何为质量」这个命题,如何能带领整个团队进入下一个质量高潮呢?

以手工回归测试来说,这项工作用来了解产品特性还凑合,但了解产品最好的方式不是使用产品,而是开发产品——买的永远没有卖的精明。但业内的 QA 或测试工程师对产品源码一般来说没什么兴趣,精力都放在测试流程和技术上。国内高强度的工作方式,的确会抑制工程师们的想象力。

在和开发工程师的一次午餐中,我向大家阐述了自己的职业目标,以及我对「质量」二字的理解:

我个人永恒的职业目标,就是把自己当下的岗位「干没」。「干没」,意味着永久性的、终极的解决了这个岗位面临的一切问题——如果我是一个开发,那么我的目标就是减少掉自己这个开发;如果我是测试,就要让团队不再需要测试;如果我是 QA,就要让开发过程不再需要 QA 的校准;如果我是团队 leader,就要让团队不需要我这个 leader 也同样能高效运转。

这是非常终极的目标,有可能永远不可能达到,但应该有这样的追求。作为工匠,不必担心自己未来会失业,如果一个职场人能达到以上高度,那么一定有更重要的岗位等着你。

我对质量的理解,则是——「质量」不应该成为一个岗位,而是一种思想、一种意识形态。因为质量诞生于开发部门,而 QA 永远只能「揭示」质量、而非产出质量。既然「质量」是开发工程师的产出,那么应该让开发工程师来负责质量,才是最正确的事情。就像打铁铸剑,一个产品在诞生之时,其品质已经确定,后期再修补也无济于事。

在传统的「开发-测试-发版」流程中,如果测试发现质量有问题,就应该将之返回给开发团队,由开发团队去内部处理一切有关「质量」的问题。试想一下,这个世界上存在与质量相关、却不应该由开发亲自处理的事情吗?

换言之,「质量」是一个开发问题,而不是测试或 QA 问题。

那么 QA 这个岗位,还有存在的意义吗?

QA 仅存的意义,我认为是一个类似战锤40K中的「牧师」角色。

这就是战锤40K中的牧师,勇武更超普通星际战士

在战锤40K的作战小队中,队长负责战术指挥,牧师负责思想和信仰工作。当士气低落、信仰垂危时,牧师要首当其冲的站出来,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即便为了一线胜利而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

这个牧师不是躲在堡垒中对战士们指指点点的文官,他本身就是一个和兄弟们冲锋在前的顶尖士兵。只是相比于其他人,他的信仰更坚定更执着,也更有大局观、更优秀。

战锤40K 的牧师,实际上就类似项目组中的 QA 角色,这样的 QA 拥有如下特点:

  1. 战斗于一线,而非文官(本身就是开发,而不是开发团队之外的「指导者」)
  2. 更具宏观思维,能超脱于实际战斗以外(视野超出普通开发,更关注整个团队的产出质量)
  3. 来自于团队内部,而非外部(从开发中遴选一个开发人员成为QA,而非在团队外部设置QA岗位)

在这几个原则的规范下,我们很容易确定团队中谁来成为 QA,同时将团队外部的 QA 岗位直接取消。

目前微软已经取消了测试和 QA 岗位,全部测试工作都由开发工程师来做。这种意义上,字节还相当于普通星界军、而微软已经人均星际战士了。

Go语言

早在几年前,我就开始关注 Go 语言,只是耽于舒适区,一直没有向前一步。最近做了下调研,发现除了 Shopee 之外,字节也大量使用 Go 作为后端开发语言;另外作为区块链开发的重要技术栈,Go 语言未来也可能越来越重要。

所以从本周开始,我利用工作和业余的一些零散时间,开始逐渐学习 Go 语法,了解生态现状。

和我最熟悉(应该是唯一熟悉)的语言 Python 相比,Go 的生态要小很多,但是他们的特点都非常显著:Python 生态强大,几乎可以做一切事情,代码编写灵活;Go 的目标就是一个轻量版 C 语言,在「灵活快捷」和「高性能」之间尽量寻找平衡点。

中国互联网企业,实在是没什么技术含量,如果硬说,那就剩下一个「高并发」独步全球。在解决这种并发问题上,Go 有天然优势,goroutine 的内存占用非常小,同时通过 Channel 进行安全的数据处理,避免了 Python 那种一团乱麻式的异步和锁。所以新兴互联网企业喜欢用 Go 来构造后端,是非常理性的。

Python 是当之无愧的王者,但其中势必包含大量的非专业工程师 Python 开发者(例如科学家,量化交易员,等等)

区块链同样面临性能问题,传统比特币、以太坊性能都令人无法接受,所有新型公链一定会号称解决了性能问题。毕竟,以「代币」为核心机制的新型互联网,如果不能解决性能问题,则毫无未来。Go 语言在这个领域可能是最优选择。未来如果有机会进入这个行业,Go 肯定是必修课。

Go 位列13名,已经是非常好的成绩,仅次于 SQL/Swift/PHP/R。

以目前的发展趋势来看,Go 断然不会成为 Python 这样的全能语言,但其后端领域的影响力很可能会在未来几年达到甚至超过 Python。所以对于有 Python 基础的人来说,应该尽快学会 Go 并掌握开发技巧,不仅会带来收入上的提升,还能更好的了解到技术界的新趋势。

所以,这篇文章也算是一个节点,看看我下一次更新博客的时候,能用 Go 写出什么样的东西来了。

祝我的读者们新年快乐,虎虎生威(下面弄两个小老虎凑合凑合吧)!

虎虎生威,新年快乐!

Tagged : / / / / /

DC DBG 入坑指南

最近由于搬家,我卖了一堆桌游,但作为我这半年来的最爱——DC DBG,却全员幸存,被装进大箱完好无损的搬回旧宅。适逢新物集上正在预售 DC DBG 的最新大扩《DC DBG 黑暗之夜:金属》以及最新的第8小扩《DC DBG : Crossover 8 忍者蝙蝠侠》,发现很多朋友不了解 DC DBG 的扩展体系,同时也由于 DC DBG 本身的扩展众多、且体系繁杂,确实不容易理解,故此写一篇简单的指南,以供有兴趣的朋友稍作了解。

DC Deck-Building Game,简称 DC DBG。香港栢龙出版过一个繁体中文版本的基础,直译为《DC超级英雄》。该版本基础由 Cryptozoic 于2012年出版,是 DC DBG 这个大系列的开山之作,是第一个基础(后面我会讲解为什么叫做“第一个基础”)。

该基础为2012年的初代版本,所以左下角的DC商标依然是老版本Logo,其实目前英文版的Logo已经更改为最新版

与该基础同时发售的,还有第一个跨界扩展包《DC DBG 跨界第一弹:美国正义协会》。

除了已经出版的以上两盒游戏,DC DBG 的扩展还有很多,大致可以分为一下 6 条产品线:

一,新版本基础(可独立游玩)

每一代新版本基础的体量都和初代基础相仿,约为200张卡牌,包含游戏所需要的所有要件,可以独立游玩。虽然每一代基础的规则大致上没什么变化,但每一代又都会出现一些「进化」(例如三代基础邪恶永恒中,英雄与反派的地位互换,曾经熟悉的超人蝙蝠侠,变成了难以对付的Boss)。可以说,如果要入坑 DC DBG,每一代基础是要最优先收藏的,一方面可以迅速扩充牌池、提高游戏的可玩性,另一方面则可以最直观的体验到 Cryptozoic 在每一代游戏设计中的巧思与进化。

目前加上初代基础,已有5个新版本基础,分别是:

一代基础:《DC DBG》DC 超级英雄

二代基础:《Heroes Unite》英雄联合

三代基础:《Forever Evil》永恒邪恶

四代基础:《Teen Titans》少年泰坦

五代基础:《Dark Nights: Metal》黑暗之夜:金属

二, Crossover 跨界小扩(不可独立游玩)

Crossover 一般只有40张卡牌,每一包的主题都较为固定,牌张围绕于某一个角色,主题性非常强。

目前有8个跨界小扩,分别是:

Crossover 1: America Justice Association 美国正义联盟

Crossover 2: Arrow 绿箭侠

Crossover 3: Legion of Super-Heroes 超级英雄军团

Crossover 4: Watchmen 守望者(加入了身份猜测要素,和电影中寻找超级英雄叛徒的桥段一样)

Crossover 5: The Rogues 无赖帮

Crossover 6: Birds of Prey 猛禽小队

Crossover 7: New Gods 新神

Corssover 8: Batman Ninja 忍者蝙蝠侠(美术风格最特殊的一个扩展,来自于由日本厂商制作的蝙蝠侠动画电影,所以浓浓的日漫风,搭配其他扩展一起玩耍,非常有趣)

另外还有一个即将发售的 Corssover 小合集,包含 5、6、7 三个Crossover小扩,等发售后直接买一套也是很好的选择。

这些小扩基本都是增加新牌池、新英雄、新反派,以及一些新规则。所以每一个Crossover跨界扩展,都会给人非常清爽和不一样的感觉,遇到喜欢的主题,必须入一套体验一下。

三,Crisis 危机中扩(不可独立游玩)

Crisis 是比较特殊的中扩,牌张约60张。

每一代的 Crisis 扩展,都和这一代的基础有一种「附属关系」。例如 Crisis 1 对应的是初代基础,Crisis 2 对应的是二代基础《Heroes Unite》,以此类推。

Crisis 扩展,是 DC DBG 所有扩展中,最特殊的一类。将 Crisis 加入游戏后,原本竞速得分类的 DC DBG 将变成一个纯合作的DBG,增加了 Crisis 卡(类似于某种任务卡),同时改变了游戏进行中的规则(例如想要解决掉Crisis卡,必须保证中央牌库中所有反派被击败,而被击败的反派也不再加入玩家牌库、而是直接移出游戏)。另外,Crisis 还为对应基础中的超级反派们,提供了 Impossible Mode “不可能模式”,大大提高了基础游戏的难度。如果你对某一个基础格外喜欢,那么它对应的 Crisis 扩展记得一定要入一套。

目前有4个Crisis扩展:

Crisis 1,对应初代基础

Crisis 2,对应二代基础 Heroes Unite 英雄联合

Crisis 3,对应三代基础 Forever Evil 永恒邪恶(三代基础和Crisis3都加入了新的Token,因此二者的继承关系非常明显)

Crisis 4,对应四代基础 Teen Titans 少年泰坦

四,双人对决主题的 Rivals 以及 Confrontations

DC DBG的扩展中,有一个独特的分支:二人对决。

这个分支中的扩展并不多,小扩有2个,大扩有1个:

1,蝙蝠侠 vs 小丑

2,黄灯 vs 绿灯

3,大扩合集 Confrontations

Rivals 1 和 2 两个小扩,分别只提供了2个角色,而大扩 Confrontations 则一口气提供了 8 个角色出来,相当于一个角色合集包,供玩家随意挑选互相 PK。二人对决规则有较大改动,增加了「宣告攻击」等规则。最需要注意的是,对决系列与其他基础和扩展不兼容,除了 PK 以外,没有其他用途。没兴趣 1 v 1 的朋友,就不需要入手了。

五,Rebirth 重生

目前 Rebirth 体系中只有一个独立作品,尚无其他扩展,你可以将它看作是一个完全独立的桌游。

重生是对 DC DBG 的大胆尝试,引入了版图和角色移动概念,从卡牌游戏向版图游戏小小的迈了一步,但反响一般般。Rebirth 的卡牌有很多带有 Move 关键词,可以使玩家角色在版图上移动,而这个关键词对于 DC DBG 系统内的其他基础扩展来说毫无用处,因此可以说得上是与早先的那些扩展「半兼容」吧。如果一定要混玩,就忽略这个关键词好了。

六,收纳盒 Multiverse Box

这就是一个收纳盒,里面只提供了一些牌隔之类,基本是空的,用以收纳之前的种种扩展,属于锦上添花的存在,勉强算作一个「扩展」吧。

和漫威DBG的对比

DC DBG 最常被人拿来和漫威 DBG进行比较。对我来说,DC DBG 是一位优点远远大于缺点的游戏。

首先从扩展的角度上来说,漫威DBG虽然目前每年稳定4个小扩,但给人挤牙膏、磨洋工的感觉,漫威DBG的新扩展虽然兼容性良好,但总是变化有限,无非就是加入一些新的关键词、或者启用一些旧的关键词,仅此而已。这一点无论是在 BGG、FB Group 抑或是 Reddit 上,都被英语玩家们所抱怨。至于规则,基本上从10年前发售至今就没什么变化。而DC DBG的核心特征就是「进化」,几乎每一个扩展都在向一个不同方向突围,对规则有比较大的修改,虽然每个扩展都要重新学习一些新规则,但好在这些扩展如同乐高积木一样,可以自由组合,并不会让玩家有不适感。

其次在美术上,DC DBG要明显比漫威DBG漂亮很多。在这里,我不对比DC与漫威的漫画水平,仅就两款卡牌游戏来说,DC完胜。大家可以看看我上面的图,然后再去搜搜漫威DBG的卡牌牌面。这一点,或许和 UpperDeck 与 Cryptozoic 两家公司的业务范围有关,前者主业是球星卡,而后者除了桌游外还做很多潮玩,可能更时髦一些。

最后是游戏性,我认为二者是接近的,很难说谁更好。作为漫威DBG和 DC DBG 的双料爱好者,这两个游戏带给我的感受略有不同,漫威DBG更像传统桌游,计算量稍大,然后通过不断扩充牌池来盘活整个游戏;DC DBG 则更像短平快的 Ameritrash 风格,游戏简单灵活,而不同扩展带来的体验上的巨大差异也再一次印证游戏设计师对于「进化」的强烈渴求。就我个人来说,我更喜欢DC DBG这样不停试错、不停革新的进取风格,而非漫威DBG的保守风格。

入手顺序推荐:

按照对于游戏体验的加强程度来分,5个基础 > 4个Crisis > 8个Crossover > Rebirth > Rivals > 收纳盒

目前的5个基础都还挺容易买到的,Crisis 偶有缺货(注意,五代基础黑暗之夜金属尚未有对应的Crisis发售),剩下的随缘买就好。

总结

当下中文桌游圈对 DC DBG 的普遍恶评,可能使得很多像我一样喜欢轻快、简单的美式风格的玩家,错过这个优秀的游戏。这次《黑暗之夜:金属》和《忍者蝙蝠侠》的预售,让我看到还是有不少朋友对 DC DBG 有很高的热情,只不过困于其复杂的扩展体系而一筹莫展。经过上述梳理,希望能让各位对于略显复杂的 DC DBG 产品线有所了解,我强烈建议大家入手这次预售的五代基础+Crossover 8,相信你不会失望的。

Tagged : / / /

失败的城市

今年过年前夕,喉舌们到处烘托「原地过年」的气氛,我这个对过年地点毫无讲究的人当然乐得「原地过年」。说起来,我最喜欢的一个除夕之夜,是前两年和太太去泰国过年,两个人在曼谷一个小巷子里,安安静静的各自吃了一碟糯米饭,没有鞭炮声,没有刘德华唱恭喜你发财,就是一个平静而普通的夜晚。

但今年有点特殊,我已3年未回家,过不过年的无所谓,最重要的是见见家人和妹妹。所以,很快就做了个决定:在广东过年,但几天后回一趟天津老家,算是错峰出行,省钱省力。

这一趟回来,给我最直观的感受,就是整个滨海新区的经济,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败中。

回家的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早早起床买早点。

去买早餐的路上。最近因为「创卫」使得整个城市呈现一种少有的整洁,虽然这种整洁对我这个天津人来说,显得有点奇怪
神算子机关算尽,也没算出来经济形式倒逼店铺关门
曾经的小卖部,现在加上了高高的铁丝网,门框都封得严严实实,难道治安也变差了?
另一处小卖部,高三时,店主大姐曾经问我「为什么没报南开」,我说「分数不合适」
以前有很多摊位的「早点市场」,现在只剩下两三辆小车,而且都不卖煎饼果子
鸡蛋灌饼我没啥兴趣,来两套肉夹馍
等待肉夹馍的时候,看看旁边的「大饼夹一切」,天津人很喜欢这种彪悍粗犷的命名方式
北方的肉夹馍,和南方也颇为不同,味道相距甚远,肉汁更肥一点,但也更香
外面太冷,跑进一家板面店,里面居然还能做煎饼果子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爱吃这种来自安徽的板面,高中时候被好朋友带入坑的

看了上面这些图,如果你没来过天津,恐怕很难相信这是滨海新区,曾经天津经济增长最快的区域,也是出现在国务院规划中的国家级经济区。

我和留守天津的朋友们聊天,大家都觉得,最近两年,经济明显不如过去——门店倒闭,餐饮萧条,各类行政限制非常多。例如上面我拍照的早餐摊位,曾经满满都是人,如今因为「创卫」而彻底解体。

这两天看大鹏的电影《吉祥如意》,里面描绘的东北农村也是我很熟悉的场景,经济也很萧条,但那时一种静态的、几十年如一日的萧条,并且即便经济萧条,整个区域依山傍水,人员出出进进,并不能算「衰败」。

东北农村一直有一种静态的「萧条感」

但滨海新区不是这样,滨海新区的每个居民凭借常识就能明显感知到经济的下滑,这是一种动态的「衰败」,一种持续的下跌。

如果说,东北农村尚可以几十年如一日的「萧条」下去,那么滨海新区绝无可能在未来几十年间持续「衰败」:因为衰败的终点是死亡,人、动植物、经济体,都不可能无限逼近死亡而不死亡,真正的终点迟早会来。「衰败」到极致,要么是人去楼空,要么是触底反弹,除非有某位大手笔在此地画个圈,否则再度崛起的概率几乎为零。

美国的五大湖附近传统工业区的 「Rusty Belt锈带」也曾经面临这样的问题,产业落后,人口迁出,就业不景气,直到现在仍没有妥善解决。当地的经济不行,但当地的人口却成了政治上的香饽饽,川普据此施行了自己选举的 MAGA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口号。毕竟,锈带炼钢工人的选票,和西岸码农的选票,一样值钱。

但是,滨海新区的居民,也有如同锈带工人一样的政治价值吗?

如果经济价值与政治价值都没有,那么,谁会来拯救这个凄风苦雨的地方呢?

希望老家人民,一切顺风。

Tagged : /

夜幕降临,最残暴的DBG桌游

我是一个DBG(Deck-Building Game,牌库构筑类)桌游的爱好者,市面上常见的DBG基本都买过以及玩过。DBG类游戏最诱人的地方在于,你可以在游戏过程中现场构筑自己的「牌库引擎」,让自己的牌库从初始的弱鸡状态,一点一点成长起来,最终爆发出强大的能量,并成为整场游戏的高潮。

在我玩过的DBG桌游中,如果要排名的话,前几名大概是这样:

1,《Legendary Encounters: Alien》异形DBG

2,《Legendary: Marvel》漫威DBG(前两名是同一家公司的)

3,《夜幕降临》

4,《Xenoshyft》

在这个排名中,前两名很多人都比较熟悉,因为这两款游戏在BGG的排名也颇高,都100出头,后两款则小众很多。

(我曾介绍过 Legendary Encounters: Alien,《说说我的近况,兼介绍一款优秀的异形DBG卡牌游戏》

先说第四名 Xenoshyft —— Xenoshyft 是香港的桌游上市公司 CMON 出品的唯一一款DBG卡牌合作游戏,1-4个玩家合作打外星怪物,游戏节奏类似于塔防,敌人一波波出怪,盟友们不断升级牌库以应对逐渐加强的敌军。游戏难度极高,但牌池不大,玩几局下来基本就熟悉卡牌、combo和敌军的牌面效果了。有些玩家对 Xenoshyft 评价极低,认为是垃圾,但我相反,一度让它成为我的 No.1 DBG,主要原因就是 Xenoshyft 在玩法上做了很大创新,和以往的 DBG 完全不同,并且画面精美,节奏紧凑,虽然通关难度极大,但换个角度看则是颇有挑战性。唯一的缺点,就是牌池问题,如无扩展加入,仅凭一个基础包,耐玩度较低。

(关于 Xenoshyft,我已经写过测评:合作类DBG桌游《XenoShyft: Onslaught》测评

而夜幕降临比 Xenoshyft 更独特。夜幕降临支持2-5人,所有玩家均为敌对关系(当然游玩时也可以尝试2v2等配置),牌张分为「仆从牌」和「行动牌」,仆从牌类似于万智牌和炉石的召唤生物,而「行动牌」则类似于法术牌。游戏过程中,玩家可以购买公共市场中的8类卡牌、以及私人市场中的2类,因此和《领土Dominion》之类的完全公开市场机制有所不同,每个人不仅要考虑公共市场的状态,更要研究自己的私有市场,以期在牌库成长中形成更有效的combo。

最下面的一盒是基础,上面两盒是扩展

除了私有市场外,夜幕降临最大的特点则是「色轮」机制。在玩家回合中,每个人出牌的唯一方式,就是形成一条「连锁Chain」,除第一张牌以外,后面所有的牌都必须能在颜色上与上一张牌连接起来;同时,当玩家通过连锁出牌时,下家也可以「蹭」连锁,直到所有玩家都连锁或放弃连锁。这给了游戏极大互动性,弥补了绝大多数DBG类游戏「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自闭缺点。

注意卡牌左上角的大月亮(主色)和小月亮(副色,也就是连锁中下一张牌的主色颜色)

我个人对夜幕降临最大的感受,就是这个游戏的彼此攻击实在过于残暴血腥。举个例子,游戏规则中有一条——在攻击阶段,你必须指派所有的仆从进行攻击。这一条规则,就大大加快了游戏进度,和传统TCG如万智牌等的选择性攻击有巨大区别。因此,经常看到这样的情景——你明明铺满一场仆从,但由于连续收到了两波攻击,全部仆从都因阻挡对方进攻的死去,当轮到你的回合时,刚刚还气势恢宏的军队,已经连根毛都不剩了。但同时,由于仆从上场不需要费用,且无论是自行连锁还是蹭连锁的机会都很多,因此即便被扫场,也能一回合内重新填充人数。这样的设定,让整体节奏变得非常快,战斗场面远比万智牌等TCG要暴力。

在1v1局中,游戏还比较单纯,简简单单的两人对攻;但在3人局中,1v1v1的局势让战斗变得异常复杂,3人局也是我认为夜幕降临中最血腥的配置。在3人局中,虽然每个人都审时度势的平衡另外两方势力,但是一旦某一方稍有成长,马上就会成为众矢之的,很容易出现2v1的不稳定局面,任何一方都经不住这种不均衡的攻防,游戏会进入一个快速期,出现血腥的单方面屠杀。相比之下,4人局就和平很多,更容易形成均势,游戏节奏稍慢,随机性更强,更加娱乐化轻松化。

全部6个扩展,左上的两个已经有中文版现货,后面三个会在2021年3月发货,而右下角最后一个扩展,据说卡牌源文件遗失,重新设计和出版相当费力,但国内代理商表示,会通过各种努力将之推出。

目前,夜幕降临已经出版了3盒(基础+2个扩展),去年众筹了新的3盒扩展,我已参与,可能在今年3月收到货。但就我个人游戏体验来说,由于其随机 setup 会给游戏带来巨大的变化(这一点严重批评 Xenoshyft,应该跟人家夜幕降临学一学),仅仅是基础已经具有非常强的重开性,我到目前仅玩过基础,仍然没搞清楚套路。加上《夜幕降临:戒严令》和《夜幕降临:血域》两个扩展,其实夜幕降临中文版目前的游戏性已经相当完整。

总之,夜幕降临虽然是2011年的老游戏,但是其竞技性、快节奏、和残暴血腥的游戏机制,即便在十年后的今天来看,依然独树一帜,风格脱俗。更为可贵的是,其设计师 David Gregg 历经10年,至今依然活跃在BGG的夜幕降临论坛中,为大家答疑解惑。前两天,我询问 David 夜幕降临已经有10年历史,出版商AEG是否有计划重制这个老游戏,David 表示尚无消息,其他公司如果想重置,只能重新设计一款游戏,将其他IP(而非AEG的吸血鬼、狼人主题)应用于该游戏机制上。

毕竟,游戏有版权,但游戏机制并没有版权,国内的「罐装女神」、国外的「神灵战歌」就沿用了夜幕降临的「连锁」机制 。

《神灵战歌》在2020年发起众筹,几乎所有角色都是丰乳肥臀的女性。我非常反感这种软色情风格,因此并未支持。

总得来说,夜幕降临除了画风上过于复古(毕竟10年老游戏),其他方面已经非常优秀,如果有朝一日能够得到重制,一定会是 Kickstarter 上的焦点项目。

Tagged : /

说说深圳和广州的区别

来广州1年了,在此之前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去广州。至此,北京、深圳、广州,我已经都深度体验过(上海在大学时代曾经常去,但并没有过工作经历,就不算了),对几个城市有点发言权。

北京就不说了,是我最不喜欢的一线城市。在这里虽然收获了很多,但生活工作并不快乐。

今天重点讲一讲深圳和广州的区别。

我在深圳居住了6年,几年前将户口从天津迁移到深圳,所以你们能想象到我对这座城市有多深的感情。说实话,和国外的城市比,深圳差的地方还很多,但同样的,深圳好的地方,也是远超国内外的任何城市的。

深圳哪里好呢?天气好+有活力。

天气不必多说,深圳作为中国硅谷,四季如春,极端气候基本没有,气温常年保持在10℃-30℃之间,暖风和煦,空气清新,是国内一二线大城市中天气情况最好的。深圳靠海,因此无论是温度还是空气条件,都比100km以外的广州为佳。广州其实有点像「广东的北京」,有历史,有文化,有大量高校和繁忙的贸易,但空气一年四季浑浊,偶尔会出现极热或极冷的情况。从我工作的65楼望出去,总是一片灰蒙蒙。这一点,简直就是另一个北京或天津。

在天气上,广州市完败了。

在城市活力上,两个城市可能不相上下,但深圳年轻人更多,所以深圳的「冲劲」是明显更强的。举一个最能体现「深圳特色」的例子:

有一次我去华强北赛格逛街,乘手扶梯到2楼的时候,发现柜台档口的大爷大妈们,一边吃着方便面,一边亲手给电池贴「合格」标签,工作认真,勤劳不辍。

这是网图,大概是华强电子世界。这里曾经一个档口(就是一两米的小柜台)就能让你年入百万

这一画面,深刻印在我脑海里,因为这就是深圳:每个人都努力的活着,可能在做各种山寨产品、可能在灰色地带周旋、可能做着别人看不起的卑微工作,但努力,奋斗,用力的在这个城市扎根,其他人不在乎你的民族、肤色、籍贯,大家严格的执行纯粹市场化的游戏规则,像一支密密麻麻的蚂蚁军队。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华强北就是深圳。在这里,你见不到「闲人」。

广州则完全不是这样。我在广州认识几个本地人,都生活的非常悠闲,不愿意变成经济奴隶。这样想法当然没错,但也和深圳产生了明显的差距——即便是热情似火的年纪,广州年轻人似乎都更在乎早茶、娱乐,而不是今天芯片IC的市场价格有无涨跌。

如果是纯粹让我来挑选的话,我还是会选择去深圳。在深圳,每个人的平等是基于市场规则的——你的100块钱,和我的100块钱,没有任何区别,这是铁打的规矩。但在广州,并没有这样的规矩,广州和杭州类似,本地人和外地人有着明显不同的生活轨迹,将这个城市撕裂成两半。

除了天气和市场外,深圳广州的一大区别,就是饮食。

广州的餐饮水平,远远高于深圳。前几天我回深圳,下午在家突然嘴馋想吃一点糖水(广东这边的各类甜点小吃),于是在点评上找了半天才找到一家糖水店,跑过去吃了一口双皮奶,宛如吃了一口浆糊,心里第一反应就是「老板到底是不是广东人?这tm叫糖水?」。深圳几乎全城都是外来人口,故而湘菜、川菜、东北菜才是主流菜系,并且味道极为普通,各种网红店的味道往往是「地狱厨房」级别。但广州不同,尤以广东本地菜肴为主,我最喜欢的就是各种糖水店和茶餐厅,在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过去随便吃一份椰汁牛奶炖桃胶,或者点一份公司三明治,都是非常舒服的选择。

如果你选择深圳,那么你恐怕将会永久性的与「广式下午茶」这种人间最美妙的东西失之交臂了。这一点,是最让我伤心的。

总之,深圳和广州适合不同的人,对我来说,深圳更加合适。对其他人来说,如果衣食无忧又不想又太大压力,广州市不错的选择。顺便说一句,北京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极差的选择,没有之一。

Tagg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