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变的2022年

2022年对我来说算得上是生活急剧变化的一年。

1月,我加入字节跳动,不错的职级、不错的薪水。但由于和整个公司的疯狂加班理念不同,坚决不妥协,最后在4月底协议走人。字节在钱方面并不小气,这是我对这家公司唯一的正面评价。

2月-4月,上海发生了史无前例的严厉封锁,爆发了大量的人道主义惨剧。而5月-6月,似乎是全国新冠封锁的一个短暂喘息,我也在6月出国,来到加拿大。之后,中国的形势愈发严峻,「封城」成为地方官员对于即将到来的10月份二十大的政治献礼,全国各地哀号遍野,甚至连出国都愈发艰难,一股「中国锁国」的气氛弥漫开来。本来计划短暂呆到9或10月,但是我和家人都很喜欢温哥华,加上一万公里以外的中国社会形势,让我不得不开始考虑长期呆在加拿大。

6月底、7月初决定申请加拿大的计算机硕士,备考了大概20多天,在7月31日考了雅思,幸运的达到了7分,之后开始匆匆忙忙的准备各种申请材料,连本科成绩单都是紧急找浙大重新开,又要找老师、同事们去写推荐信。本来计划申请2023春季入学的,但当我材料准备妥当的时候,申请季已经基本结束,所以Spring 2023全军覆没。

不放弃,重新来,准备Summer 2023。

8月20日,我的儿子谷云川(小名小虎)出生。人生的「兵荒马乱」又上了一个新台阶。出生的第二天,孩子无法入睡,我就坐在病房的椅子上整夜抱着他,凌晨五六点护士过来问 「Did he sleep?」,我回答「Only in my arms.」,护士感叹「My god…」。之后的几个月也是如此,全家人精疲力尽的应对我们的第一个子嗣。我在照顾孩子、申请学校、研究移民政策、以及学习CS基础课四件事上耗尽心力,而后三件事只能依赖自己。

9月,我在天车(温哥华的地铁叫做Skytrain「天车」)上路过 Langara Station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这附近有个College叫做 Langara College,口碑甚好,于是当天晚上提交了对 Web&Application Development 专业的 Post-Graduate Diploma (国内叫研究生文凭,实际上和研究生无关,这是个本科后的职业教育)的申请,一天后就光速收到了Offer。这下全家人心里有了点底气,终于可以留下来了。9月20日小虎满月,一家人在我们租住的独立屋外拍了全家福。

10月,我太太也开始准备材料、申请学校。加拿大的研究生申请难度,冠绝全球,远远难于美、澳、欧等地。我由于接连受挫,感觉自己很有可能无法申请到Master,所以两个人双打看。这可能是最焦虑的一个月吧。不过好在儿子此时已经2个月大,我已经掌握了一些带娃方法,不再像之前那样即便在家里也要整夜抱着儿子了。

11月30日,小虎百岁当天,我一大早收到了第一个Master Offer,Laurentian University 的 Computational Science,学校位于安大略。8点多收到邮件提醒,然后查看申请后台发现被录取,先和岳母说我被录取了、以后可能会搬家到加拿大东边,然后叫醒太太,告知喜讯,全家都非常开心。是日,一家人一起吃了百岁蛋糕庆祝,反而小虎这主角只是在旁边懵懂的围观。

12月,继续申请学校。不过有了一个Master保底,就不再需要 Post-Graduate Diploma 了。这个月开始,生活的重心就从申请学校、研究移民政策,转移到照顾孩子上面。我有了更多的时间学习操作系统和 C 语言、玩游戏、看电影。生活稍微轻松了一些。

现在是温哥华时间的12月31日的凌晨,中国已经进入2022年的最后几个小时。我万万没想到,自己的2022年会这样过去。从无业2年的闲杂人等,到大厂工程师、而后成为叛将,再带家人出国、生子,又申请到了Master。如果穿越回2022年1月1日,把2022年12月31日的情况告诉当初的自己,恐怕1年前的自己都会觉得人生过于风驰电掣。

说起来,全家人一致认为,改变了我们命运、并最值得感谢的人,是儿子小虎。如果不是他,我们不会莫名出国,亦不会如此决绝的留在加拿大。他甚至在降生之前,就已经永久性的改变了我们全家人未来的轨迹。这个孩子,在我们眼中就是踩着七彩祥云、叼着奶嘴、拯救我们的盖世英雄。

明年,儿子会去上Day Care,我会去读Master,我们两个男人都会面临人生中的大挑战,而其他人则应该可以稍微悠闲一点。相比其他同龄孩子,小虎的身体异常强壮结实,所以我常常对他念叨,以后他要扛起保护家人的责任,甚至没准要保护更多人。

2023,我们都要重新生活了。

Tagged :

2 thoughts on “剧变的2022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