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败的城市

今年过年前夕,喉舌们到处烘托「原地过年」的气氛,我这个对过年地点毫无讲究的人当然乐得「原地过年」。说起来,我最喜欢的一个除夕之夜,是前两年和太太去泰国过年,两个人在曼谷一个小巷子里,安安静静的各自吃了一碟糯米饭,没有鞭炮声,没有刘德华唱恭喜你发财,就是一个平静而普通的夜晚。

但今年有点特殊,我已3年未回家,过不过年的无所谓,最重要的是见见家人和妹妹。所以,很快就做了个决定:在广东过年,但几天后回一趟天津老家,算是错峰出行,省钱省力。

这一趟回来,给我最直观的感受,就是整个滨海新区的经济,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败中。

回家的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早早起床买早点。

去买早餐的路上。最近因为「创卫」使得整个城市呈现一种少有的整洁,虽然这种整洁对我这个天津人来说,显得有点奇怪
神算子机关算尽,也没算出来经济形式倒逼店铺关门
曾经的小卖部,现在加上了高高的铁丝网,门框都封得严严实实,难道治安也变差了?
另一处小卖部,高三时,店主大姐曾经问我「为什么没报南开」,我说「分数不合适」
以前有很多摊位的「早点市场」,现在只剩下两三辆小车,而且都不卖煎饼果子
鸡蛋灌饼我没啥兴趣,来两套肉夹馍
等待肉夹馍的时候,看看旁边的「大饼夹一切」,天津人很喜欢这种彪悍粗犷的命名方式
北方的肉夹馍,和南方也颇为不同,味道相距甚远,肉汁更肥一点,但也更香
外面太冷,跑进一家板面店,里面居然还能做煎饼果子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爱吃这种来自安徽的板面,高中时候被好朋友带入坑的

看了上面这些图,如果你没来过天津,恐怕很难相信这是滨海新区,曾经天津经济增长最快的区域,也是出现在国务院规划中的国家级经济区。

我和留守天津的朋友们聊天,大家都觉得,最近两年,经济明显不如过去——门店倒闭,餐饮萧条,各类行政限制非常多。例如上面我拍照的早餐摊位,曾经满满都是人,如今因为「创卫」而彻底解体。

这两天看大鹏的电影《吉祥如意》,里面描绘的东北农村也是我很熟悉的场景,经济也很萧条,但那时一种静态的、几十年如一日的萧条,并且即便经济萧条,整个区域依山傍水,人员出出进进,并不能算「衰败」。

东北农村一直有一种静态的「萧条感」

但滨海新区不是这样,滨海新区的每个居民凭借常识就能明显感知到经济的下滑,这是一种动态的「衰败」,一种持续的下跌。

如果说,东北农村尚可以几十年如一日的「萧条」下去,那么滨海新区绝无可能在未来几十年间持续「衰败」:因为衰败的终点是死亡,人、动植物、经济体,都不可能无限逼近死亡而不死亡,真正的终点迟早会来。「衰败」到极致,要么是人去楼空,要么是触底反弹,除非有某位大手笔在此地画个圈,否则再度崛起的概率几乎为零。

美国的五大湖附近传统工业区的 「Rusty Belt锈带」也曾经面临这样的问题,产业落后,人口迁出,就业不景气,直到现在仍没有妥善解决。当地的经济不行,但当地的人口却成了政治上的香饽饽,川普据此施行了自己选举的 MAGA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口号。毕竟,锈带炼钢工人的选票,和西岸码农的选票,一样值钱。

但是,滨海新区的居民,也有如同锈带工人一样的政治价值吗?

如果经济价值与政治价值都没有,那么,谁会来拯救这个凄风苦雨的地方呢?

希望老家人民,一切顺风。

Tagged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