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落体的天津经济

这是我在2020年10月12日发表在公众号「古老湿」的一篇关于天津经济的文章,随后删文、同时封号7天。这篇文章提到的数据,均来自公开材料,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自己搜一搜。

实话,从来都不好听阿。

顺便吐槽一下,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可视化,跟美联储比起来,可差得太远了……

天津是我长大的地方,离乡多年,依然对天津有很多特殊的情感。但同时,每每看到天津经济的负面新闻,我都能在一瞬间回想起那类似煤炭燃烧的异味空气、权力本位的行政机构、统治经济的巨型国企、孱弱的民营经济……感慨一声,「理应如此」。

2020 年上半年,天津 GDP 为 6309.28 亿元,同比下降了3.9%——而7 年前的 2013 年,这个数据是 6579.01 亿元——这意味着,天津 2020 年上半年惨不忍睹的 GDP 数据,比 7 年前还低了 260 个亿。7 年来,天津经济不是原地踏步,而是在大踏步的倒退。

照此数据计算,天津 GDP 在全国仅排名第十,除北上广深外,天津已经被重庆、苏州、成都、杭州、南京等五个准一线城市超过(第九名南京比天津高了近 300 亿),天津排名仅仅比遭新冠肺炎影响最严重的武汉略高 1 位。 今日,天津经济质量之低、增长速度之慢,已经「名满天下」,是名副其实的「下一个东北」。几乎可以肯定,在2020 年全年 GDP 排名中,天津将跌出前十,彻底沦为二线城市。

停滞的人口增长

人口,是一个衡量城市经济发展水平的最重要指标之一。优秀的城市,人口会不断大量涌入;而落魄的城市,则面临人口增长的停滞,甚至是人口流失。

截至2019年末,天津全市常住人口 1561.83 万人,在全国人口排行榜中位列第五,总量上颇为惊人,说明天津经济在中国历史中,曾经极为辉煌,否则无法产生如此庞大的人口基数。但最近几年,天津的人口增长可以用「完全停滞」来形容。

2015年,天津人口达到 1546 万人,当年新增 30 万人;但到 2016 年,新增人口数骤降至 15 万人;2017年,甚至直接出现了人口负增长 -5.25 万人;之后的 2018 和 2019 ,天津这样一个1500多万人口的巨型城市,两年的新增人口加起来,都不到 5 万人(甚至无法填补 2017 年的负增长),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考虑到天津政府在 2018 年发起了大规模的人才引进工程「海河英才计划」,至今引入了近 25 万高学历年轻人,而 2018-2019 两年新增人口尚不足 5 万,可以算出天津在最近两年的外流人口数量达到了 20 万人,人口流失速度达到平均 10 万人/年。

作为天津人,我要强调一下,天津是一个非常保守和自满的城市,陈旧的国有企业在天津市市场经济中占绝对主导地位,当地人普遍认为天津是非常优秀的一线城市,极少去外地讨生活,我几乎没见过中年以上的天津人去外地工作。因此,虽然没有详细的统计数据,但根据我的个人经验,天津平均每年10万人的人口流失中,绝大部分应该是有追求、有干劲、有知识的年轻人。

相比「总人口零增长、年轻人口持续流失」的天津,其他几个准一线城市动辄每年 40万-50万 的人口增长速度,完全可以用「狂飙突进」来形容。

经济学家张五常认为,所谓「中国经济奇迹」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地方政府通过制度、司法、市场等方面进行互相竞争,从而使得经济发展得到越来越多的制度支持。在这场地方政府的竞争中,天津显然落败了,而落败的后果就是人口加速流失、青年人纷纷外逃。

人口的变迁是一个长期且不可逆的过程,我们可以大致作出一个判断:天津人口的零增长(其实已经开始负增长),意味着天津已经丧失了中长期的经济发展未来。

原地踏步的经济

在本文开头,我已经向大家展示了天津惨不忍睹的 GDP 水平。但是,考察经济水平,不仅要看总量,还要看质量。

天津经济高度雷同于东北,都依赖资源型和制造型国有经济。这种效率低下的经济结构,则和 100 年前的「十里洋场天津卫」完全不同。

我们以著名的国企拼接怪「渤海钢铁」为例,看一下天津曾经吓人的 GDP 是如何被「合成」出来的。

2010 年,在行政力量推动之下,天津钢铁、天铁冶金、天津钢管、天津冶金四家国企共同组建渤海钢铁集团;

2013 年,四家企业的实现首次财务并表,瞬间跻身 2014 年和 2015 年的世界 500 强榜单;

2016 年,渤海钢铁被天津市政府正式拆分,天津钢铁等四家国企重新各自独立,此次拆分距离渤海钢铁重组不到 6 年时间。

在渤海钢铁重新被拆分时,仅其金融债务规模就高达 1920 亿元,而整个天津市 2015 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也只有 2667 亿元,偿还债务几乎不可能。

知乎上,有疑似渤海钢铁前员工的匿名用户,透露了当年的内部混乱。

渤海钢铁从重组、到进入世界500强、再到分拆,经历了过山车一样的大起大落。而这样的历史,也像极了天津的经济增长。

2010-2013 年,天津 GDP 增速分别以17.4%16.4%13.8%12.5%增速位居全国第一,甚至可以和深圳、广州一争长短;

2017年,天津经济增速降到多年来最低点,当年 GDP 仅增长了3.6%

2018 年,也只增长3.6%。而后,2018年天津市 GDP 又修订为 13362.92 亿元,调减了 5446.72 亿元。

2019 年,天津仅增长4.8%

到2020 年上半年,天津 GDP 甚至达不到 2013 年的水准。可以说,无论是经济总量还是经济质量,天津经济都在 2010-2013 年的一轮泡沫之后一落千丈。

天津经济,正在失速。

持续下跌的房价

如果说人口代表了城市的明天、GDP 代表了城市的今天,那么房价就是把城市经济的昨天、今天、明天串联起来的一条主线。

天津房价在 2016 年到达历史顶点之后, 就一路下跌,直到今天。根据安居客数据,2016 年天津房屋均价为 23220 元/平米,到 2020 年仅为 20063 元/平米,4 年来房价不仅没涨,反而跌了 15%。要知道,中介网站提供的这类数据往往都是美化过的,实际成交数据必然更低,因此几乎可以断定,天津房屋均价早已跌破 2 万元。

天津房价为什么下跌?

原因有二:人口增长的停滞,降低了对房地产的需求;天津政府在超高负债率下加速卖地,提高了土地供给。这样一来一回,买家变少了,房子却增加了,房价自然会不断下降,并且这个趋势必然会持续下去。

根据东方金诚发布的《2020年信用风险展望系列报告:地方政府与公用事业篇》,天津政府债务及城投债务与可用财力比率已经超过500%,在全国排名第一。

欠了如此多的债,怎么还?财政收入是线性增长的,然而债务却像堰塞湖一样,一大坨顶在头上,必须一次性拿出大笔钱来才能防止「破产」。

只能靠卖地。

2018年,天津的土地出让收入为 986 亿元;而这个数字,在 2019 年飙升到 1361 亿元,刷新历史记录。

疯狂卖地+人口流失+经济退步,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天津的房价,恐怕还要很长一段下坡路要走。

最后

看到今日落魄的天津,我总会想起百年前的北方明珠天津卫。

95 年前的 1925 年,末代皇帝溥仪被赶出紫禁城后,选择在天津居住了 7 年。那时候,天津是绝对的「人口净流入城市」,连溥仪这样的「外来人口」都在第一时间选择定居天津。同时,作为中国近代史上最重要的口岸和经济中心之一,天津同样是当年各国租界的选址城市,这也从侧面看出天津在 100 年前的地位有多高。

这样一个城市,为什么到了今天,却越来越落魄、越来越没有吸引力了呢?如果聚集一桌天津人来聊聊,恐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见解。然而,丢掉的往往再也找不回来,美梦破碎后也只剩血淋淋的现实。

我们无法拯救天津,我们只能用脚投票。

Tagged : / /

给马蜂窝支招

互联网运营中,存在一种非常隐晦却不可不谈的手段,谓之「虚假运营」。虚假运营指用假数据,给用户或者竞品造成某种错觉,从而达到运营目标。从马化腾在 OICQ 上装女生陪用户聊天,到 Airbnb 将 Craiglist 的数据塞到自家网站上,再到新手玩吃鸡手游会匹配到人机、更容易获得胜利,都体现了这是一种隐匿而重要的互联网运营手法。
然而运营者必须对数据负责,对结果负责,对用户和产品负责。这次马蜂窝被爆 UGC 数据造假,其曝光方式异常简单,甚至无需专业人士出马,普通用户稍加观察,都能轻易发现端倪,体现出其运营团队低下的运营能力。
换句话说,造假都造不好,还能指望它「造真」么?
针对马蜂窝拙劣的运营手法,我提供一些技术方案,用开发手段解决运营问题,估算一下工程量:一个后端开发工程师 + 2 个运营专员,可以在一个月时间内搞定开发、测试、上线。如实在无能为力,也可请我作咨询,连开发带运营,我一个人就够了,给你们省点钱。
长话短说,解决马蜂窝的虚假数据问题,可分五步走:
  1. 对马甲和内容数据分类、打标签
  2. 对「有毒内容」进行过滤
  3. 调研真实用户行为特征
  4. 开发自动化内容发布系统
  5. 优化运营人力
 

一、对马甲和内容数据分类、打标签

在今天曝光的蚂蜂窝数据造假证据中,马甲人设来回变换、点评内容忽男忽女,即便是普通用户,只要稍微细心,都可以发现其造假实锤(例如刚和老婆在上海喝完咖啡,就带老公去深圳吃面)。
首先,批量生成小号,并对其打标签(如 25 岁白领单身女性,32 岁企业管理层已婚男性,19 岁广东省大学女生等等),其属性划分应该符合网站真实用户的正态分布(例如 80 岁老爷爷应该不太会是蚂蜂窝的主力用户吧)。
其次,对爬来的点评数据进行类似处理,按作者性别、年龄、婚姻状态等进行标签归类,便于未来发布内容时,「女性大学生」人设的账号不至于发布出「携老婆和丈母娘旅行」的内容。其中,最重要的属性是性别,在爬取数据应顺便解决性别数据,搞定性别,大约 90% 的点评数据不会出现严重错位。
这个步骤的意义在于,将马甲账号与点评内容关联起来,营造出真实用户的氛围。当马甲账号发布消息时,可通过相应的匹配规则获取符合其人物设定的内容,被现场抓包的问题基本可以解决。
 

二、对「有毒内容」进行过滤

把爬取到的评论中附带的竞品名字(大众点评/美团/携程等),按照渠道来源,直接替换成自己的产品名,(例如从大众点评爬来的数据,统一把「大众」「大众点评」「点评网」等关键词替换为「马蜂窝」),虽然有可能产生内容不精确问题,但是远好于被读者及同行抓现行。
同理,爬虫在爬取数据时被对方以「插入推广链接」等方式「反爬」、导致存在部分脏数据,应及时清理。
运营人员还需要定期抽样检查数据,对存在的问题进行跟踪,发现问题后可以制定数据修改规则,使用脚本对数据进行批量修改,定期对规则进行迭代。
 

三、调研真实用户行为特征

暂停所有马甲账号发布,对真实用户进行为期一个月的行为观测,统计网站用户的真实活跃时间、频率和点评数量。
 

四、开发自动化内容发布系统

按照已被揭露的马蜂窝虚假内容发布时间来看,大概率是运营团队花费了大量人力在其工作时间段内发布,而这毫无必要。后端提供写入接口,并使用脚本或服务定期定量的写入数据,可以将大量人力工作直接转化为自动化任务。
后端开发工程师应该为运营部门提供两个组件:按标签获取点评内容的消息队列,以及写入内容的接口。然后设置定时任务进行批量写入操作,时间规则参考上一条用户真实行为特征,且写入时间可随机做小幅波动,尽量贴近真实用户行为。
 

五、优化运营人力

通过上述方法解放出来的运营人力,应该全力负责下述方面:
1. 如何用更好的方法将马甲账号与爬取到的内容匹配起来?
2. 怎样持续优化点评内容质量、以及迭代检验内容合格与否的标准?
3. 持续观察真实用户行为,要对自己的产品和用户有更更更更深入的理解。
4. 与工程团队对接,寻找优化这套「自动化发布系统」的方法,应有运营专员负责该系统的需求与迭代。
 
做到以上几个方面,我相信很少有用户用户或机构可以再通过运营数据观测到虚假运营。因为虚假运营的本质就是模拟用户真实行为,面面俱到,则可最大限度减少破绽。当然虚假运营的手段多处于灰色地带,而一家正经企业也不能一辈子鸡鸣狗盗,其最终目标依然是获取更多「真实用户」并提高其活跃度和消费额,将「假数据」转变为「真数据」。广大互联网运营人士,应以蚂蜂窝为鉴,时刻提醒自己,在实战中要更专业、更专注。
Tagged : / / / /

说一说对微信支付的理解

红包
据说通过年前的“新年红包”这个新功能引发的病毒营销,微信支付的绑定用户已经达到2亿、一举超过称霸了网络支付近10年的支付宝。对于这个数字的真实性,我比较谨慎,但是这个小小的稻草成为微信-支付宝之争的一次重大战略胜利,对微信后期的生态圈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微信的发展思路,大致围绕着“交易平台”四个字展开。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无论对于微信未来如何谨慎,将之商业化和变现都是毫无疑问的。按照现在微信开放9大接口、官方的微购物微生活团队与草根第三方公司同台竞争、花大钱狠刷用户微信支付习惯的样子,下一步将会全面进入线上和线下的一切零售交易环节。
对于线上企业来说,微信的功能恐怕仅仅局限于“微店”和“微信支付”两个概念。因为传统电商在阿里系平台商摸爬滚打近10年,最大的两个难题——平台支撑和交易支付被淘宝和支付宝悉数解决,面对新的微信,似乎并无太多行业创新点,会照旧延续网店+线上支付的套路。而阿里对于这一块核心收入部门的战略防御应该是最为重视,因此判断微信不会在电商平台上和淘宝硬拼。
然后对于线下企业,移动支付、在线交易等环节的加入,却会带来革命性的改变。在全国零售业销售总额中,线上交易仅占6.3%,线下交易占据了绝大部分份额,腾讯很有可能绕过阿里为淘宝筑起的马其顿防线,曲线突破更为广阔的线下商业。
以餐饮业为例,大多数企业保持着几千年来相同的业态:在车水马龙处开店,客人进店,点菜,做菜,传菜,服务,买单,离店。目前腾讯官方的微生活团队提供了以CRM和营销管理为核心的微生活X1平台,是餐饮企业通过微信改造业务流程的一个起点。虽然提供的服务有限,但微信带来的冰山一角已经隐然有排山倒海的气势,无论是客户引流、价值管理还是订单增量(例如外卖等),都初见成效。在其他行业,大致也是这个意思:业务流程被互联网再造,传统零售行业有机会在被电商血洗了10年以后咸鱼翻身。
但微信支付却并不是其中最重要的环节。线下餐饮或零售或其他服务行业,毕竟是人与人面对面的交往。目前众多线下企业大批发展微信粉丝、会员等,目的是围绕会员数据进行客户和营销管理,而这些数据在微信会员这个概念出现之前,获取成本非常高。被频繁用来引流的团购网站,也将会员数据牢牢绑在手中,商家是无法获取的。因此对于会员信息,线下商家有着强烈的饥渴症。正因为对于会员的关注如此之强烈,微信支付在这个意义上被喧宾夺主了,线下交易无所谓现金或移动支付,只要交易完成,对店家来说都是一样的,并不像电商那样渴求一个完善的支付方案。
所以现在闹的红火的微信支付,可能会在微信渗透线下行业的过程中沦为配角。今天腾讯还在尝试的微信理财、购物等功能,都是在为这个并非线下商业核心部分的模块做测试,未来发展成什么样也未可知。但在支付流程并不成问题的实体商业中,微信支付显然不可能像支付宝之于阿里一样成为腾讯的核心资产。
2014年微信周边行业的创业者们,可能更需要关注的是垂直领域的划分,而不是着急的去改造线下企业的业态。这对从业者提出非常高的要求,首先要浸润在这个行业中,然后才能拿出建设性的IT化或曰微信化的意见。
 
 

Tagged : / / / / / / / / /

电信行业的转型

我在AL做软件,具体地说,是被塞进一个手机应用开发团队做一些小应用。AL的主营业务是几家电信运营商的BOSS、BI、CRM等系统,所以我们团队没有一个具体的名分,但相比其他人自由的多。在电信领域耳濡目染,有一点感想,赶紧记录下来。
一、AL的转型
AL平时的订单多以项目方式出现,对方出价提需求,我们派出民工队伍解决问题并提供服务。这种模式在2G时代是无敌的,依托运营商的稳定需求和国内特殊的市场行情,转型后的AL从90年代到现在几乎没有什么大风大浪。现在是小公司群起将大公司的市场分而食之的年代,AL固然已经过了电信建设的爆发期,而越来越多的阵地丢失(尽管那些阵地对于AL来说并不算很大)必然导致公司利润水平、行业影响力的下降。电信作为管道,是一个比较封闭的行业,这个行业尚且受到3G时代移动互联网的冲击,遑论其他领域?
但是建立在KPI基础上的AL员工评价体系,是不可能随着领导意愿改变。只要一天不破除KPI,AL必定无法完成彻底的转型。KPI是工具,但是现在却变成了目的,这样的KPI能够让青年时代的AL维持高增长率和股东回报,却无法让中年的AL适应新的市场。最直接的影响,就是中层以下员工绝少考虑“转型”问题,而将大部分精力放在指标上、项目上。这样的员工是事实上的“代码民工”,也是不值得付较高薪水的——这就是AL待遇水平并不高、且常常出现新老员工工资水平倒挂现象的根本原因,AL并不需要思考深度问题的人,AL只需要民工。
所以我经常和朋友开玩笑,AL是个大包工头,我们是小民工。这样的公司对于股东来说没有更多的想象空间,对于员工也没有更好的职业发展(明显例子就是在AL底层做技术的很难晋升上去,领导都是销售或销售技术全能型出身,而被认为更会念经的大多是外来和尚)。
破除KPI,相当于斩断源源不断的利润来源,而维持KPI,则等于自毁前程。在这种情况下,AL应当重新组建另一家公司,实现财务的完全独立核算,由母公司输血到新公司,放弃原有的市场和熟悉的人脉,直接对小型创业公司进行风投。一方面,避免了作为一个新兴市场上的新人的尴尬,另一方面借力打力,从终端用户入手,进可与市场群雄厮杀拼抢,退可协助运营商做流量运营、构建智能管道。这方面,AL最应该学习的,是IBM,百年老店多次转型,却无一不是引领了人类IT技术的未来,壮士断腕才是英雄本色。
所以AL必须转型,尽管此时转型已经略显迟钝。
二、运营商的转型
王建宙曾说谷歌前任CEO施密特曾询问电信的传统业务能否免费、而将盈利渠道改为广告和其他增值业务如同谷歌?王建宙说趋势一定是这样,但现在不行。——这反映了电信企业动作的迟缓。全世界最懒惰的电信企业应当算是中国移动了吧?广东移动的3G用户数量已经被广东电信超过,现在妄想通过WLAN建设安稳度过3G时代、然后用TD-LTE+庞大用户保有量获取市场。这种糟糕的策略在我看来确实符合官僚商人的智商。依托2G的底子,希望强行突破已被牢牢封锁的3G战场,又不切实际的憧憬着4G,脑残一样的中国移动。
在我看来,运营商最大的优势有两条:1,管道。2,数据。运营商的成功转型,也必然以这两条的崛起为基础。
因为移动、联通、电信三家都太过庞大,我们无从分析这种巨型企业。那么憧憬一下未来运营商是什么样子——腾讯。
向用户提供免费服务(QQ),用过增值服务盈利(Q币),同时以巨大的用户基数横扫战场,自身盈利模式不再局限于增值服务,而遍布整个互联网行业。
腾讯、谷歌,这些企业都是未来运营商的雏形,尤其谷歌,已经从管道、软件、终端硬件等多个角度涉足通话领域。而最牛逼的,是他聚拢了最优秀的工程师和对庞大数据进行检索、分析的能力。这样的能力对于运营商的经营分析来说,绰绰有余。现在的局面是,谷歌如果进入电信行业,轻而易举,而电信企业想进入谷歌的领域,是完全不可能的。所以有朝一日,电信行业很有可能追随谷歌、腾讯这类企业的步伐,完全放弃管道的盈利,转向其他更开放也更有希望的模式。
不过我对电信企业的转型并不抱指望。土共一天不死,这些依附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身上的吸血鬼就没有改变自己的动力,绝不会依照市场规律更新换代。

乔布斯,自由的灵魂改变世界

2003年,苹果公司CEO乔布斯被诊断患有胰腺癌,医生曾称乔布斯只剩三到六个月的生命,乔布斯在最后的几年中,发布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作品;2011年10月5日,乔布斯去世。
产品:
从被医学宣判死刑到去世,乔布斯在生命最后的8年,发布了若干重量级产品,消费电子进入黄金时代。苹果公司在2001年发布音乐数码产品iPod,2007年发布iPhone第一代产品,2008年6月9日发布iPhone3G,2009年6月8日发布支持WCDMA的iPhone3GS,2010年1月27日发布平板电脑iPad,2010年6月7日发布iPhone4,2011年3月2日发布iPad2,2011年10月4日发布iPhone4S。
股价:
这些产品将苹果公司带入全新境地。2001年10月iPod发布时,苹果股价仅为8.07美元,从04年开始股价开始迅速上升,05年涨至50美元,07年达到100美元,2010年发布iPad后突破300美元,2011年7月击穿400美元,并在一个月后市值超过了埃克森美孚公司、达到惊世骇俗的3371亿美元,成为世界最高市值公司,约等于微软公司和谷歌公司的市值总和。
对手:
判断一个人的水准,需要看看他的对手。乔布斯的对手列表应该这样书写:70年代的蓝色巨人IBM、90年代的PC操作系统霸主微软、21世纪的搜索之王谷歌,还有索尼、三星、惠普、HTC、诺基亚、摩托罗拉……10月5日乔布斯逝世的消息发布之后,苹果主要竞争对手的股价开始暴涨,HTC涨2.81%,LG电子涨6.76%,Sony涨4.27%,RIM(黑莓)盘后涨12.36%,诺基亚盘后涨3.53%。资本市场的无情恰恰再次印证了乔布斯的伟大,对手股价的暴涨是向乔布斯最好的致敬。
导师:
facebook创始人Mark Zuckerberg得知乔布斯去世后,在自己的facebook上更新了状态悼念乔布斯:史蒂夫,感谢您能当我们的朋友和导师,感谢你告诉我们如何改变世界,我会想念你。
微软董事长比尔盖茨发表悼词:乔布斯和我第一次见面到现在已经有30年,我们曾当了半辈子的同事、竞争对手和朋友。世界上很少能看到有如史蒂夫·乔布斯这样影响世世代代的人物,我们有幸与他一起工作,为他的疯狂而感到钦佩,深刻悼念乔布斯。
Dell公司CEO迈克尔戴尔说:今天,世界失去了一位有远见的领导人,科技产业失去了一个标志性的传奇人物,我失去了一个朋友和老乡。
然而乔布斯不仅仅是诸多行业领袖的朋友、一位创造了”科学+美学”的天才,更是一位告诉我们”自由”有多么重要的导师。他选择倾听内心的声音,遵从自由的天性,发出这句天问:如果我们活着不是为了改变世界,那生命有什么意义?找到你所热爱的,Stay Hungry, Stay Foolish。这位时代英雄告诉我们,人最珍贵的品质,就是对自由灵魂的执着追求。
世界是由英雄缔造、繁荣、毁灭的,周而复始。我们仰望那些像古希腊战神一样屹立在世界巅峰的人物,他们是导师,是先知,是一个年代中最明亮的星辰。乔布斯曾说,他对着镜子问自己–如果今天是生命最后一天,你是否愿意继续今天的事情?今天,乔帮主在达到生命巅峰后溘然离去,世人无限伤感。除了那些耀眼的数码产品,我们还应牢记他留下的最重要的遗产:一个自由的灵魂,可以改变整个世界。

Tagged : /

苹果快要走下坡路了

最近连续看到一些人在谈论苹果的天花板,深以为然。EA老总特里普·霍金斯(Trip Hawkins)说苹果现在是全盛帝国,但很快会衰落,我深以为然。
首先,从产品上看,苹果(可能)推出低价iphone,意味着老乔希望在手机领域复制平板电脑领域“最好的产品,最低的价格”的无敌地位。这当然是一种完美状态,然而没人能在市场上维持这种低价最优的辉煌,硬件供货商和竞争对手不会放弃合纵连横,除了和谷歌、三星的专利战以外,能否维持对供货商(富士康、和硕、台积电、三星)的约束,进而控制核心零配件(如屏幕、处理器等)的产量,也要打上大大的疑问。苹果不可能永远保持奇迹,这是市场规律使然。
其次,用户数量上,Android已将iOS远远甩在了后面。苹果的封闭生态链固然优秀,完美的用户体验,诱人的开发者现金奖励,但却不代表市场的态度。市场选择了免费、开放的Android,现在虽不容易挣钱,但只要用户在手,挣钱只是迟早的事情,二虎相争,撑不下去的很有可能是依赖高端用户的苹果。苹果的生态链基于高端用户,手机,电脑,笔记本,平板甚至appleTV,降价后虽然iphone销量提高,却降低了客户质量,也无力带动全产业链。苹果的策略一向是高价+创新,只有一种情况才会使苹果降价——他们江郎才尽了。否则为何要降价、而不推出个新产品呢?这是苹果作为一家企业的内生动力的不足所限。低价策略带来的低端用户群并不能将消费能力迅速扩张的其他产品上(例如笔记本),反而将损伤品牌认同,苹果短期拿到手的却只是现金——这对乔布斯来说意义不大,700多亿美金在手时,战略总是要高于现金的。
其三,智能机市场潜力依旧巨大,iphone虽是3G时代毫无疑问的王者,但这只是百米赛跑的前十米而已。根据IDC的预测,2011年智能手机出货量将超4.5亿,而功能手机出货量将超过50亿部,智能机前途广阔。在乔布斯的启蒙下,所有厂商都意识到“生态链”的重要性,前有志得意满的Android,后有风生水起的WP7,队伍末尾还有虎视眈眈的黑莓和惠普WebOS,前途艰险,并不乐观。
所以我判断苹果在这个高位撑不了多久,产品的低价化代表策略的改变,而策略的改变暗示着苹果已经预见到今天的数码竞技场已经在慢慢变化了。

Tagged : / /

Tumblr解封了,点点表示压力不大

就像所有最优秀的网站一样,GFWed乃是他们无法改变的命运。今天Tumblr解封不知为何故,这样一个多元用户的轻博客网站不可能不涉及土共敏感内容。
但是作为tumblr中国复制品的点点、宽途,却不一定压力很大,原因在于——本土化。
“本土化”在中国有两重含义:用户的本土化和政策的本土化。前者意味着推出tumblr中文版、在中文世界做推广,而后者意味着必须和政府合作,包括对内容进行审查、并无条件的服从于政府宣传部门、自觉配合删除敏感的用户和帖子。
社会化网站不可能避免政治类话题的讨论。PC World在09年4月将Tumblr称为“奥巴马的五个最佳技术平台”,自各种言论平台诞生始,人们就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意见表达的平台。博客、微博客都是这样的例子,无数社会活动家通过这样的平台发声。这当然冒犯了中国大陆的执政党,所以博客、微博、论坛等在中国是最高危的言论广场,网站用户经常遭到网站管理者的封杀,而网站所有者也每天都在头痛如何对待一个更年期女人一般神经质的政策制定者。
换句话说,tumblr不大可能会与中国政府配合,而诞生于2007年的tumblr,其中文本土化目前也没有时间表。tumblr还不算是一个大网站,市场主要位于西方诸国和日本等地,中国市场虽然大,但对于David Karp(tumblr创始人)来说,恐怕有点太遥远了。
因此点点和宽图基本不必担心tumblr。许朝军(点点网创始人)在今年二月份回答36氪(Techchrunch的中国版)的关于本土竞争对手的问题时,答道:“非常高兴能够和宽途一起来探索中国的Tumblr之路。市场太大了,大家目前都还不大。”这正是点点、宽图共同面对的现状:一个没有侵略性的国外鼻祖,一个挑剔的政府,一个蓬勃的市场,和几个都很小的竞争对手。
国内轻博客的未来一片阳光。

Tagged : /

实体书vs电子书:与其拼死一战,不如握手言和

实体书的销量已经可怜到几乎无法养活一个仅靠文字为生的作家,韩寒给大家算了一笔账,一个作家一年出一本书的话,也就相当于月薪800,这点钱还要纳税。
说国外实体书多贵、国内实体书多便宜,那都是痴人说梦。不同市场之间的价格没有可比性,从出版社、书商们的可怜码洋中就能看出,如今如果仅凭图书销售,那么这个行业几乎可以肯定将继续萎缩下去,直到被电子书彻底取代。现在我们面临以下几个问题:作家的收入问题,出版社书商的收入问题,读者的支付问题,还有盗版商与前面三者之间的版权问题。
作家面临一个尴尬的问题,他的收入来源于创作,而对他收入造成直接侵害的,也正是他的创作——只不过是没有授权过的版本,盗版实体书或盗版电子书(后者危害更大一些)。作家总不能因为盗版问题而放弃写作,而传统的销售途径在市场萎靡的状态下,又没办法向作家提供一个合理的报酬,那么作家有动力更有理由的去寻找其他的销售途径。26岁的女孩Amanda Hocking是亚马逊(Amazon)的独立作家,她不需要出版社,因为她的九本书可以直接在kindle商店出售,有四本书定价0.99美元,另外五本定价2.99美元,她获得其中的70%。就是这样9本廉价的电子书,让Amanda Hocking年收入超过百万美元。由此可见,作家并不一定是天生穷命,除了才华,还需要流畅的销售途径、成熟的支付手段以及良好的客户消费习惯作为软件支撑。
出版社和书商,基本上现在好书都让书商出了,他们向出版社买书号,然后在这个壁垒森严的领域艰难求生。和他们平行的,还有各类实体书店。北京万圣书园之类的国内顶级书店,还可以凭借零售获得利润,而像杭州枫林晚书店这样的民营小书店,就需要搞差异化经营了。枫林晚老板朱升华,和杭州阿里巴巴合作,搞了一个阿里巴巴“文化管家”,为阿里巴巴图书馆挑选图书,培育企业文化,邀请名家做演讲。这是一条非常棒的销售途径,做书店需要这样的差异化服务,然后枫林晚已经脱离了我们传统意义上的图书销售领域,或者说,枫林晚已经不是一家书店。
如果你不清楚读者的支付问题,那么需要好好研究一下电子商务的历史。无论是中国还是国外,电子商务的崛起都有一大半基业建立在安全、有效、快速、边界的电子支付上。外有贝宝(paypal),内有支付宝(alipay),他们其实才是电子商务最核心的部分。你说从淘宝上买一本实体书,是不是很麻烦?是的,20块的书价,加上运费,即使有折扣,也没便宜多少,而此时自建了物流系统的当当、卓越与那些小型网上书店相比,有着决定性的优势。今天我们探讨电子支付,很大程度上应该定义为“小额支付”——你如何方便的花掉0.99美元?如果方便,很多人愿意点一下屏幕购买,这就是苹果的App Store成功的因素之一。电子书行业,也必须解决这个小额支付问题,国内的正版电子书平台,无论是汉王、盛大还是其他文学网站,现在看来都对这个问题一筹莫展,起码是不够重视。
最后版权问题,应该是以上所有的基础,版权问题不解决,以上说过的全是废话。你有再好的支付手段、再畅通的出版途径,遇到一个人说“你要这本书不?免费!”都是白扯!免费曾经被当做一种商业模式,今天看来,图书业的“免费”更像是一场同归于尽的厮杀,百度等巨人没有伤筋动骨,行业内的人则要倾家荡产了。这个时候,与其让百度依仗免费的电子书获得巨量流量,倒不如我们自己扛起“电子出版物”的大旗,与商人们联合制作一个有效的电子书销售平台,不要再让电子书成为实体书的敌人。亚马逊是一家我非常喜欢的公司,稳扎稳打,终见成效,希望国内的出版界也能向这家公司学习,在传统行业做出不传统的事情。
下面是一张电子书发展历程的Infographic,第一本电子书《独立宣言》诞生于1971年(和第一封E-mail同年),直到2000年以后,电子书才在PDA、手机等移动设备兴起后开始爆发。希望行业内人士能看到硬件对于电子书的巨大支撑——我们从来不缺乏好的内容,这么多年以来我们缺乏的只是一部完美的阅读器!

Tagged :

谁最愚蠢?

在新浪微博上看到大家传南方都市报3月17日的头版图片,如下:
愚蠢
可是我找到的南方都市报电子版是这样的:
没必要
不知是网友PS还是后来改掉了,求验证。
不过这并不是最重要的,将抢购食盐的行为斥为“愚蠢”,倒还真是符合南方系媒体的一贯高姿态。这种姿态将民众的“愚蠢”默认为“抢盐”这一行为的根本原因。著名评论人石述思也在微博中说:“盐荒除了说明政府部门公信力下降,根子却在科学精神的沦丧和理性的溃散。大清国没了100年,这个社会的癌症还是无知,义和团的传人依旧遍地。”
无论是南方都市报的编辑,还是石述思,抑或是网上对“抢盐”一篇骂声的高端网民们,都将这一行为的根本原因理解为民众科学知识和理性思维的缺失。在我看来,这种浅薄的理解恰恰表明,自诩高端的知识分子与媒体人并不理解社会失序背后的真实含义。
抢盐首先源于对未来的糟糕预期,大陆政府是难以依靠的,既因为“地大物博”也因为政府认为“多难”能“兴邦”;其次则是公民身份的缺失,不成为公民、不是社会主人,自然无法自决命运,个体就像汪洋中的一条小船。此时百姓们除了屯点盐,还能如何自保呢?南都所谓“愚蠢抢盐”之说,才最愚蠢。
不过网络上还有另一种高明一些的看法,认为简单而漏洞百出的谣言就能让社会乱成一团,说明表面维稳是非常脆弱的,并且无法达到维持稳定和谐的目标。这个角度就比南都指斥百姓“愚蠢”的那副嘴脸聪明多了,对集体行动的理解也深刻一些。赵鼎新认为,集体行动、社会运动、革命,在本质上来说是一码事,三者的区别在于目的性、组织性、制度性三个维度之间的区别。集体行动作为目的性、组织性、制度性都最弱的一个,实质上可能孕育了后两者(社会运动、革命)的种子,而社会运动和革命,也往往是从集体行动开始。

Tagged : /

闲说下一阶段宏观经济政策

(以下是微博上的一点发言)
闲着无聊,判断一下新一年的宏观经济政策。12月3日的政治局会议上,领导人们将下一阶段的宏观经济政策归纳为“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这暗示着决策者面临一个两难选择:一边是保持经济增长维持在高位,一边是货币超发导致的通胀。
但是我反对媒体的进入“加息周期”的说法。人民币超发途径有两条,一条是央行的主动超发(这个是容易控制的),另一条是被动超发(央行通过外汇交易中心来控制汇率在固定水准上)。若提高利率,则激发了资金套利的热情,我判断对国内经济的正面影响远小于外币涌入的负面影响。
所以与其说是“加息周期”,不如说是“紧缩周期”。央行不会再继续调高利率,但是会继续上调准备金率——这个宏观经济学中的巨斧,以收缩银根。但是“稳定汇率”这个政治任务之下,仅仅是提高准备金率显然无法扛起收紧流动性的重任,釜底抽薪之计,还是放开人民币汇率,停止“被动超发”。
苏老师常说,贵国病入膏肓,只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纠正根本的方法,是放开汇率管制,允许外汇自由交易。而以现在的经济状况,提高准备紧率、维持目前的利率水平,可能是比较好的方法之一。当然准备金也不是万能的,商业银行依然可以通过动用超额准备金等方法来对冲流动性的紧缩,不过那就是另一个话题了。

Tagged : / /